网站地图
hnsjyk999.com
三九百科 包罗万象
Aaron Neville 发布于:

亚伦纳维尔,男,1941年2月24日出生在美国Louisiana的New Orleans,是一名歌手。

evill从他与兄弟Art组成的合唱团Ha wketts开始走上了他的音乐生涯。的确手足情是Nevill生命中最看重的东西之一,他曾说:“回首岁月,我为自己,更从心底里热爱同我共甘苦的兄弟们。我永远是Nevil-les的一员。”被称为“大粒墨”的美国黑人歌手Aaron Neville天赋一把圆润柔美,幼细滑溜的阴柔嗓子,与他粗犷豪壮的外表形成强烈的反差。

纳维尔生于1941年的一月,在四兄弟中排行老三,而这四兄弟后来也组了名闻遐迩的「纳维尔兄弟」(他的父母Arthur Neville与Emelia Neville还有个女儿Althelgra ),生活在50年代的纳维尔爱死了美声团体如The Spaniels、The Clovers与The Five Keys,1991年在接受告示排杂志的访问时,纳维尔表示:「在那个时候,声音就是乐器。他们的合声真是令人着迷,对我来说就好像是解药一样。」

纳维尔在1960年发表全国畅销曲”Over You”时不过才19岁。轻快嬉闹的曲调让这首歌爬到了节奏蓝调榜的21名,也短暂地进了流行榜。但纳维尔想像Sam Cooke、Jackie Wilson以及Lloyd Price进入演艺圈的梦想却没能达成(这可以从唱片上他的名字竟然被拼成Arron看出端倪)。后来,签下他的厂牌Minit Records在1963年被卖掉,纳维尔只好回去干他的老本行——码头搬运工。

1965年,George Davis跟纳维尔接洽加入一个新厂牌——Par Lo Records的事宜。这是Davis与Lee Diamond合资的公司,他们俩为纳维尔合写了一首情歌。多年后纳维尔回忆:「我那时想唱节奏比较轻快的歌,但我还是蛮喜欢这首歌的。」其他人看来也相当喜欢这首”Tell It Like It Is”,这首歌在1967年初蝉联了节奏蓝调榜的五周冠军,也冲上了流行榜的亚军。在1988年时,还被滚石杂志的乐评选为「过去25年来100最佳单曲」之一。这首精致的情歌是南方灵魂的经典之一,它可以说是一个最特别的录音——有格调的失恋歌。因为大部分这种类型的歌描述得不到报偿的感情都是泫然欲泣;但这首歌中,歌者骄傲而有骨气,他希望女人也要为她自己做出正确的选择。这些不同的构面使这首不凡的情歌可以令人玩味再三。纳维尔相信,这首歌吸引人的地方便在于它复杂而谜般的讯息,他告诉滚石杂志:「很多人跑来告诉我:『就是因为这首歌让我跟我太太在一起的。』,但是还有很多其他人又跟我说:『就是因为它才会跟我太太分手的!』」 虽然纳维尔没有在这首歌上获得他应得的金钱报酬,不过却多了几次电视曝光率,另外更得以与Otis Redding——他在过世前与Carla Thomas共同录制了这首歌——巡回演唱的机会。纳维尔与他的兄弟在1987年又为了电影「大出意外」(The Big Easy)重新灌录一遍。除了他自己的唱片之外,纳维尔也出现在很多其他歌手的唱片里,最为人所知的莫过于1988年的对唱”Stardust”,一张爵士贝斯手Rob Wasserman做的专辑。自从30年代Irving Mills唱红了这首难以忘怀的情歌后,成打的艺人都尝试重录,但纳维尔成功地找到了一个新的诠释方法。他将风格化的合音加在原有的录音上,使整首歌多了一种怀旧的感触,与歌词中的主题不谋而合。

纳维尔兄弟(The Neville Brothers)——Art、Charles、Aaron与Cyril——在1975年首度亮相。在几次与机会擦肩而过后,他们终于在1989年拿到了他们的合约,录制了《Yellow Moon》这张专辑,由Daniel Lanois制作。这张专辑空前地成功,不但销售成绩达到了金唱片,其中一首歌获得了葛莱美奖,纳维尔兄弟更由滚石杂志的乐评投票选为年度最佳团体。而这张专辑的另一个焦点就是纳维尔重唱Sam Cooke的经典”A Change Is Gonna Come”,他动人的诠释道尽了这首追寻灵魂的抒情曲中所蕴含的疲倦与希望。二哥Charles Neville在其中演出别具一格的萨克斯风独奏。 紧接着这张成功的专辑之后,纳维尔与Linda Ronstadt在她1989年的专辑《Cry Like A Rainstorm—Howl Like The Wind》中表演了四首对唱。其中两首——“Don’t Know Much”与”All My Life”成了热门畅销曲而且让纳维尔获得了另一座葛莱美奖——最佳双人或团体声音表演。制作人Peter Asher把”Don’t Know Much”做成了一首优雅的小品,并以庄严的交响乐作间奏。但本曲最引人入胜的地方仍在于Ronstadt与纳维尔的声音互动。Ronstadt在1990年时说:「我们两个的唱腔根本截然不同,但当唱到了高音的部份时,我们的声音合而为一。」这首单曲窜升到亚军并卖到金唱片,对于这首曾被贝蒂米勒(Bette Midler)与Bill Medley诠释过却不尽理想的单曲来说,算是不错的成绩。 与Ronstadts的深情对唱大大增加了纳维尔的知名度,使他连续两年被滚石杂志票选为最佳男歌手,1990年一月,他甚至被邀请到超级杯去演唱美国国歌。

1991年,纳维尔以《Warm Your Heart》宣示他的复出,这是他二十多年来第一张完全独唱的专辑。Ronstadt与George Massenburg合伙制作了这张专辑,她也再次与纳维尔合唱了浪漫到无以复加的”Close Your Eyes”,这首歌是1955年The Five Keys的畅销曲,这个录音是纳维尔向年轻时所景仰的美声团体的致敬,而Plas Johnson的高音萨克斯风更为此曲增添了不少细致的情感。 这张专辑广受好评,Dave DiMartino在娱乐周刊中形容此张专辑「在精选的砂砾中琢磨,而露出了高贵的格调。」,以赞扬它的多样性。他又说:「这张专辑绝不会是大杂烩,而它的效果是引人注目的、甚至有催眠的作用;在音乐的视野广度,特别是美国的观点,都是无与伦比的。」这张专辑达到了白金唱片,也产生了一首前十名的单曲,也就是翻唱自Main Ingredient在1972的歌、带有雷鬼风味的”Everybody Plays The Fool”。 这张专辑也收录了翻唱The Drifters 50年代的”Warm Your Heart”与1961年的”Please Stay”。 纳维尔将”Warm Your Heart”加进一点点表演的味道,使它变得像酒吧中的哀怨情歌;至于后者,他则更名为”Don’t Go, Please Stay”,比原唱多了点静谧与虔诚,Ronstadt写了和声部份的编曲,并请来Grace Episcopal合唱团来担纲,更增添这首歌赞美诗的特质。纳维尔与他的哥哥Charles合写了”Angola Bound”,这首曲子将现今饶舌的意识融入黑奴做工的节奏,而弟弟Cyril则负责Conga鼓的演出。另外纳维尔的儿子Jason则表演饶舌的部份,Bob Seger与Dr. John也有共同参与。专辑中最富实验性的歌可以说是Randy Newman在1971年专辑《Good Old Boys》的”Louisiana 1927”,这首关于洪水的传说有着美国民谣经典强烈旋律性及叙事性的特质,由海滩男孩的合伙人Van Dyke Parks负责和声的编曲。 1993年,纳维尔又推出他的新专辑《The Grand Tour》,由Steve Lindsey制作这张精选。成绩自然不在话下,不但专辑获得白金唱片,还停留在告示榜上超过一年。John Milward在滚石杂志中热切地写道:「《The Grand Tour》是一场由土生土长美国人所向导,重温美国歌本之旅。」在与告示排的访问中,纳维尔强调,此举无非是一个想要拓展歌路的企图。他说:「我不想一辈子都被定位成一个节奏蓝调的歌手,我想我还会一点点其他的东西。」才女制作人Diane Warren写了一首柔软的主打歌”Don’t Take Away My Heaven”,轻快的旋律抵消了沈痛的歌词,而这首快活的歌听起来有点像广播电台的台歌,大概也因为这样使流行电台望之却步,它从未进入前40名,但还是停留在全国榜上有20周之久。 而这张专辑也收录了70年代早期两首经典的流行/节奏蓝调抒情曲,以出色的嗓音呈现。

The Orirginals与马文盖合写的”The Bells”是1970的畅销曲,而美的不可思议的”Betcha By Golly, Wow”是Stylistics 1972年大卖的歌曲。这两首歌在情感上呈现强烈的对比。”The Bells”是强烈渴望的痛苦表达;而” Betcha By Golly, Wow”则是美梦成真之后的感恩与欣喜。虽然纳维尔的专长在抒情曲,但事实证明,他还是能掌握活力充沛如Chuck Berry 1964年的单曲”You Never Can Tell”,不过相对于以吉他当背景,纳维尔则用俐落的钢琴声衬托热闹的背景,使这首歌从白人摇滚乐摇身一变为热络的黑人舞曲。 藉由诠释George Jones 1971年的冠军乡村歌曲”The Grand Tour”,纳维尔更进一步展现了他的多样性。以反讽的嘉年华喧哗开头,纳维尔的版本具有正统的乡村风味,使这首歌竟然在1993年挤进了乡村榜的前40名。本来还可能爬上更高的名次,但却因有些乡村乐广播电台认为他不是正统的乡村音乐表演者而受阻;然而也有另一些人单就音乐本身作评断。纳维尔的歌在巴尔第摩WPOC广播电台得到冠军,电台台长Bob Moody告诉告示排:「我不了解为什么不是从纳许维尔来的乡村乐就不能被播放。」对纳维尔来说,他并不觉得各种乐风的悲伤情歌有那么大的不同。他说:「全部都跟情感有共同的关连,George Jones的唱腔就是蓝调的一种形式,真的!」 纳维尔的成功证明了关于乡村与节奏蓝调其实是一体之两面的古老谚语,而当尝试融合各种乐风的合辑《节奏、乡村与蓝调》邀请纳维尔来参与时,也是意料中事。他与Trisha Yearwood重新录制了Patsy Cline的”I Fall To Pieces”,他们的对唱又帮纳维尔赚进了第四座的葛莱美奖,奖项是Best Country Vocal Collaboration。

1995年,纳维尔在销售达白金的佳节唱片《Soulful Christmas》出过之后,他又推出了新专辑《The Tattooed Heart》,这张唱片则有金唱片的成绩。专辑的主打歌是由Bill Withers原唱的”Use Me”,新的版本带有更多的爵士味,也更性感了些。这首歌以单曲发行,但成绩不尽人意,只停留在节奏蓝调榜的底部。这张专辑由全家通力合作,Art负责效果器,Charles演奏萨克斯风,而Cyril则提供背景和声。 1997年,纳维尔发行了最深刻的录音之一”To Make Me Who I Am”,由他本人亲自参与深富哲学意含的词曲创作与制作,而这也是他第五张在A&M旗下的专辑的同名主打歌。表面上看起来,这张专辑只是体面的成人抒情芭乐歌,从音乐间我们可以轻易想像出巴瑞曼尼洛或麦可杰克森的影子,但是里面的歌词却是纳维尔与毒品与其他恶魔奋斗的血泪史,是那么样毫不畏缩的诚实,也因为这样,纳维尔的声音才是发自内心的肺腑之言。在字里行间:「我经历了喜悦/也承受了痛苦」他几乎是颤抖地唱出了「承受」,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出来,这绝对不只是表演而已。,另外有一段纳维尔献给没能成功熬过来的独白,格外使人动容。 不过这首歌却引来一段纳维尔与Robbie Nevil(唱过1986年的”C’est la vie”)是什么关系的小插曲(事实上两人没有什么关系)。「我告诉Robbie我的人生故事,我如何变成今天这样,我从哪里来而使我成为现在的我」纳维尔告诉告示排:「我只是想让人更能认同一个有名字的故事。」这首歌也有它宗教的构面,纳维尔在1996年时说:「在我最低潮的时候,当我根本不在乎我是死是活的时候,我仍然保有我的声音。这是上帝叫我不要放弃,声音一直是上天给我的启示。当我开口唱歌时,我感觉得到他,所以我总会放些宗教性的东西在专辑中,我也总是感谢上帝。」在”To Make Me Who I Am”的结尾,纳维尔唱着:「我很幸运嘴上总能哼条歌。」这些年来,幸运的一直是我们!


相关文章推荐:
美国 | 水瓶座 | 四兄弟 | 爱死了 | 解药 | 节奏蓝调 | 码头搬运工 | 节奏蓝调 | 滚石杂志 | 失恋歌 | 有骨气 | 滚石杂志 | 萨克斯风 | 滚石杂志 | 美国国歌 | 萨克斯风 | 娱乐周刊 | 黑奴 | Conga | 海滩男孩 | 滚石杂志 | 歌路 | 节奏蓝调 | 节奏蓝调 | 马文 | 摇滚乐 | 乡村歌曲 | 乡村乐 | 乡村音乐 | 巴尔第 | 我不了解 | 蓝调 | 节奏蓝调 | 节奏蓝调 | 效果器 | 萨克斯风 | 我的人生故事 | 我的声音 | 不要放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