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hnsjyk999.com
三九百科 包罗万象
夏尔·凡多姆海恩(日本动漫《黑执事》中的男主角) 发布于:

夏尔·凡多姆海恩/夏尔·凡多姆海威(Ciel Phantomhive),真实姓名尚不明。日本漫画家枢梁的漫画作品《黑执事》及其衍生作品的主人公。

制造糖果和玩具的大规模公司“凡多姆公司”的社长,是个少年天才实业家,有大人和小孩的两面。十岁生日时家人被杀,随后跟哥哥夏尔一起被黑弥撒教徒折磨了一个月。

真名未知,“夏尔”实为他双胞胎哥哥之名,但哥哥被黑弥撒教徒残忍地杀害,他为了向幕后黑手复仇、将自身的污辱洗清,和恶魔塞巴斯蒂安达成契约,以灵魂作为交换。从此他顶替了哥哥夏尔的身份和名字,作为“夏尔·凡多姆海恩”伯爵背负起责任,改变了自身的命运。

注:TV版中没有双生子的设定,即夏尔只有一人。在第一季结尾完成自己的复仇之后最终(疑似)被塞巴斯蒂安吞噬灵魂。第二季为动画原创,夏尔因为一些原因并没有被吞噬,而是失去了部分记忆,在最后因为一系列事件而变成了恶魔,并和塞巴斯蒂安前往人类与恶魔平等的地方。TV版就此完结。

而漫画版中是存在双生子的设定的,后期的故事也与TV版截然不同。TV版已于2010年9月16日完结,漫画还在连载中。

在《黑执事》第三季(即《黑执事 Book of Circus》,此第三季并不接于TV版的第二季,而是改编自漫画中的5~8卷内容,为单独的一季)和《黑执事:Book of the Atlantic》(为剧场版,改编自漫画第11卷到第14卷内容)中,都有侧面暗示夏尔双生子的存在。

(TV版与漫画分为两个版本,大家在观看时不要弄混)

凡多姆海威伯爵家的当家,其本名并非是夏尔,“夏尔”此名是借用凡多姆海威家族真正继承人——他双胞胎哥哥的名字。从十岁生日的劫难以后,开始在右眼戴上眼罩,那只被遮住的眼睛上有着紫色的五芒星阵,是与塞巴斯蒂安的契约印记。

有着一头浅蓝色的短发和蓝色眼睛的美少年。

据母亲瑞秋所说,双胞胎兄弟的眼睛与凡多姆海恩家家主的戒指十分相像,这是“如同星星般闪耀的蓝色宝石”。

他身形瘦小,据裁缝妮娜的话,拥有少年特有的修长手脚,瘦削的肩膀和纤细的腰。

在衣着方面没有特殊喜好,从洋服到小饰物,一切穿着上的物品都由塞巴斯蒂安挑选。也没有对名牌的讲究,经常在裁缝妮娜家定做衣服。塞巴斯蒂安因其执事的美学,偏好较为成熟稳重的服饰。他认为夏尔已经非常小了,若是穿着颜色鲜艳的衣服会更加被当成小孩子。

手上戴着两枚戒指:一枚戴在他左手的大拇指上,上面镶嵌着如同星星般闪耀的蓝色宝石。这是凡多姆海恩家代代相传的传家宝,他从哥哥被黑弥撒教徒杀害的尸体上得到这枚戒指,与恶魔签订契约后想要亲手从哥哥腹中取出戒指,但是未能成功,最后是塞巴斯蒂安帮助取出。另一枚是金色、带有凡多姆海威家家纹的戒指,戴在他的右手上,用来给文件盖上蜡封。

为调查开膛手杰克的案件他曾穿过一件粉色洋服的女装,因扮相很美而大受好评,被多尔伊特子爵称为“知更鸟”。

在绿魔女篇中,为了在作战中吸引绿执事沃鲁夫拉姆的注意,再次穿上女装扮作绿魔女沙利文。

作为女王的看门狗(番犬),他必须对女王奉献忠诚,努力完成女王赋予的所有任务,以足够的信心去解决困难的案件。为了迅速有效地完成工作,他常常采取贿赂等不诚实的手段。在为了办案而潜入时,他常常伪装自己,毫无顾忌地撒谎,认为人类是一种满口谎言的生物。

他善于决策,平日里他是一个严肃而成熟的人,但有时也会非常小孩子气,会戏弄塞巴斯取乐。

塞巴斯曾说因他在竞赛上的天赋,有时会高估自己的能力,认为自己永远不会输。在14话狩猎比赛上,塞巴斯故意让他输给了姑姑弗朗西斯。此后,他也变得学会谦虚。

十岁时生日那天失去屋宅和双亲,被地下拍卖市场的贵族们烙上了兽印。

用自己的灵魂与塞巴斯蒂安以“杀死仇家后将灵魂交给他”为条件订下契约,契约具体内容为:

1.直到夏尔复仇成功为止,一直守护着他、不背叛他;2.绝对服从夏尔的命令;3.绝对不允许欺骗夏尔。要求要让羞辱他、将他推向地狱般的痛苦的人得到应有的代价,在目的达成前,塞巴斯蒂安就以一名执事的身份跟随他,一直帮助,照顾夏尔,保护夏尔的人身安全,陪伴在夏尔身边。

与此同时,夏尔的坚韧,孤高,智慧,果敢,觉悟,也不断的吸引着塞巴斯令其感到意外惊讶与欣赏,在一起经历了各种事件后塞巴斯也因此对夏尔变得越发执着。

带着眼罩的右眼(紫色瞳)有个与塞巴斯蒂安左手手背相同的五芒星印记(契约证明)。

契约印记有命令塞巴斯蒂安做任何事的功能,而且要绝对服从,但同时也是恶魔用来追踪订下契约者的标记,意味着订下契约者绝对不能从恶魔身边逃离。

与此同时夏尔的一切也紧紧地吸引着塞巴斯蒂安,以至于塞巴斯蒂安把漫长的时间注入到了夏尔的身上,直到契约达成,他都会保护夏尔。他对夏尔的形容是:没有丝毫的犹豫将光明舍弃在身后,迈着高雅的步伐向着奈落之地勇猛直前的身姿。映入恶魔之瞳的景象,牢牢抓紧了塞巴斯。

他发誓要把胜利的王冠献给自己的主人,就一定做到,这一点是永远不会变的,无论最后的结果如何,两人的羁绊永远都不可能被斩断,会一直到最后的一刻。

夏尔是一个天才企业家,经营着英国第一的玩具公司——凡多姆公司。在幽鬼城杀人事件篇中,被德国来的客人泼了一头香槟酒的他用法语发了一通牢骚。他不擅长德语的发音,但是能听懂一些。

因为喜欢看推理小说的缘故,懂一些推理知识。同时也非常善于运用所学的课堂知识。在幽鬼城篇中,他运用知识忽悠人的能力得到了充分的发挥。在威士顿学院篇中,也通过计谋反击了算计他的高尔学长,且在板球赛中获得胜利,但手段较为卑鄙。

但是由于身体较弱的原因,他不擅长大部分体育运动,也完全不会格斗。舞蹈方面是硬伤,曾被塞巴斯戏称:“鸭子的华尔兹”。

凡多姆海威家当家的日常生活,看起来似乎优雅非常,其实他过着十分忙碌的每一天。身为当家,必须拥有不输成年人的知识和教养。平时学习的课程有舞蹈、小提琴、绘画、钢琴、剑术、射击、骑马、法语、拉丁语、经济学、历史等等。

他非常喜欢甜食。下午茶时间是不可或缺的,从他偷吃塞巴斯蒂安为了来客所做的“暴坊伯爵”巧克力雕像的头可以窥见他身为真正小孩爱吃甜食的一面(漫画第五话)。

他擅长且热衷于各类游戏。他也喜欢阅读各类书籍,尤其是推理小说(从漫画第14话因睡前看了爱伦坡的小说而做噩梦可以得知)。对作家柯南道尔先生非常欣赏。

他对猫过敏,因此禁止执事塞巴斯蒂安养猫。与母亲瑞秋一样体弱多病,他从五岁开始患有哮喘。此后塞巴斯一直精心照料着他。

于漫画129话初登场,真正的夏尔·凡多姆海威(Ciel·Phantomhive),伊丽莎白真正的未婚夫、凡多姆海威家真正的继承人。

有着和弟弟一样的容颜,但从性格以及仪态上都更像前任家主,此次回来的动机不明。在漫画中小时候的哥哥与“夏尔”的关系十分亲密。

先前在黑弥撒教会祭台上被教徒用刀捅死。

葬仪屋亲自带他来与“Ciel·phantomhive”见面,未完全被葬仪屋复活,并说自己一直在他身边。

瑞秋·凡多姆海威,是文森特·凡多姆海恩的妻子,夏尔的已故母亲,安洁莉娜·达雷斯(红夫人)的姐姐。

田中

凡多姆海威家的老总管,拥有非凡的身手(柔道)。

凡多姆海恩家女仆,有着一双“不管猎物有多远,都能看清的不祥之眼”,眼镜是梅琳刚到凡多姆海威家少爷送的,所以一直戴着。

菲尼安/菲尼

凡多姆海威家的园丁,拥有可怕的怪力。常用夹子把刘海夹住。

巴鲁多

凡多姆海威家的厨师,嘴里常叼著一根烟。

斯内克

凡多姆海恩家随从,据说是人与蛇的混血,身上有些许蛇鳞片的痕迹,并且能够和蛇对话。

守护

布鲁

凡多姆海威家的看门狗,真正的身份是地狱的看门犬。具有喷火的能力,兴奋的时候,会变成拥有一头银发的少年姿态,但不会说话。(是动画原创设定,漫画没有)

“夏尔”曾经是一个内向、乐观、善良的普通孩子。他的梦想是到伦敦开一家玩具店,成为让夏尔骄傲的弟弟,即使无法继承爵位,也要学会自立。

他的身体健康状况不佳,患有小儿哮喘且对猫过敏。因为身体虚弱的关系,他常常在一旁看着他的表姐伊丽莎白与他的孪生哥哥夏尔一起玩耍,自己则只能与满屋玩具作伴。但哥哥夏尔非常照顾他,认为能和弟弟一起玩耍是最开心的事了。甚至因为弟弟以后想做玩具商而要离开自己而大哭了起来不愿学习不想做伯爵了。之后在夏尔父母的劝慰下,夏尔哥哥为了以后能够保护弟弟才决定还是要继承伯爵之位。

十岁生日的晚上,他的哥哥在察觉到大宅的不对劲后,为了保护弟弟将其留在卧室内,离开房间长达20分钟,杳无音讯。他非常害怕,于是鼓起勇气走出房间,看到了死去的母亲、父亲、仆人们和名为塞巴斯蒂安的大狗。他慌乱地逃跑,在屋子的拐角处看到执事田中,于是向他求救,田中让他不要过来,并试图告诉他夏尔已经被带走了。随后田中被袭击者用刀刺中而倒地,“夏尔”被戴着黑色手套的人掳走。

在拍卖会上,“夏尔”与哥哥相聚,两人被一起标价出售。哥哥告诉他,自己从父亲的手上取下了只有家主可以佩戴的蓝宝石戒指,随后为了不让别人发现而吞下戒指。

一个人以高昂的价格买下他们,于是他们被带到黑弥撒教会。兄弟二人在被黑弥撒教徒玷污后,被烙上了耻辱的烙印,那是代表了下贱的、卑微的牲畜的标记。“夏尔”祈求神明能来拯救他们,但没有任何人来救他们出去。从那天开始,他不再相信圣诞老人和神明的存在。

他与双胞胎哥哥夏尔和其他孩子被锁在笼子里,拴上脚链防止逃脱。戴着面具的人们对他们实施虐待和凌辱,恶行包括轮奸、喂食脏东西、注射药物等。那之后的一个月,每天都像身处地狱一般,让他觉得死或许也是一种解脱,但同时也有某种侥幸心理,让他深信着哥哥夏尔所说的,他们绝对能从这里逃出去。

一天,与双子同笼的孩子死去了,随后被人拖出笼子扔掉。“夏尔”目睹着这一切,害怕自己也会那样死去。就在这时,他的哥哥握紧他的手安慰道:“没关系的哦,我会保护你的。”“夏尔”得到了些许慰藉,勉强露出了笑容。

一个月终于过去了,黑弥撒教徒们举行集会召唤恶魔。哥哥被当作第一个祭品拖上了祭台,用刀砍死。“夏尔”呼喊、求救着,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哥哥死去。他怒火中烧,嘴里吐出绝望的诅咒,希望得到力量来报复把他们逼到这种境地的人。他强烈的复仇欲望引来了恶魔,随后与恶魔签下契约。恶魔将契约刻印在他的右眼。他命令恶魔杀死了黑弥撒教徒、从哥哥肚子里取出戒指,用火烧毁了那个地方。

他对恶魔许下了三个愿望:在他复仇成功前不能背叛他,要一直守护他;他的命令必须绝对服从;绝对不能对他说谎。

主仆二人首先去了他的阿姨工作的皇家医院,“夏尔”与幸存的田中相聚。田中把执事徽章交给了塞巴斯蒂安。

随后他坐着从红夫人那里借来的马车回家,看见了被烧毁的宅邸。他来到墓地,跪在了家人的墓碑前。那是塞巴斯蒂安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听到自己的主人那样呼唤着双亲。

塞巴斯蒂安靠自己的能力快速地恢复了宅邸,当天晚上“夏尔”和他一起住了进去。第二天,“夏尔”便开始了身为伯爵继承人的学习。在塞巴斯蒂安的斯巴达式教育和自己的发奋努力下,进步飞快。11岁那年被女王归还了爵位和领地。

同年的某个时候,塞巴斯蒂安因为主人剩下了他最喜欢的蛋糕而感到奇怪,“夏尔”捂住腮说道“牙齿在晃”。塞巴斯蒂安发现牙齿在松动,决定立刻把牙齿拔下来。“夏尔”试图抗议,但塞巴斯蒂安认为他这是对主人好。拔完牙后,他冲塞巴斯蒂安发了一通脾气。从那以后,他就再也不愿意让塞巴斯蒂安检查他的牙齿了。

1.有些东西一旦失去,就再也拿不回来了。

2.就用你的命来偿还玷污了我的自尊的罪恶

4.在这世界上是无法完全遵守规则的,一定会出现违反规则的骑士背叛主人的棋子,若是有丝毫的犹豫,马上就会……被将军。

5.你不适合白花,也不适合朴素的服装——适合你的是,象征热情的红色,燃烧地面的曼珠沙华的颜色…… 安阿姨。

6.瞬间的犹豫可是会丧命的,就跟下棋一样。她因为犹豫而错失下一步棋,就是这样,所以我绝对不会犹豫!

7.不明白,为了这种程度的事就轻易的绝望。我不能理解,也不想理解。有些东西不管你怎么努力也都无法换回——也有无论怎么挣扎都逃脱不了的绝望。

8.我曾经是个……无力的小孩,但是我……为了使让我遭受到这种待遇的家伙们尝到同样的屈辱而回到了这个地方。如果对杀死我父母的人来说,凡多姆海威家是个威胁的话,那么只要我继续当家,他们就还会来攻击我吧。我在等 ,等他们到这里来杀我!

9.这是那些家伙和我的决胜游戏,就算是被迫在绝望的深渊旁,只要那里有能够爬上去的蜘蛛丝,决不放弃地抓紧它——我们人类具有这种强韧的精神。至于是否想去抓紧,那就要看本人了。

10.不,不是爬出来,抓住蜘蛛丝是要把对方拉下来,拉到我经历过的地狱里。

11.做不到的事情就不要轻易答应人。

12.没关系,我一个人站得住。我只是……觉得有些疲惫而已……

13.凡多姆海威家是为了抹杀女王的忧虑而存在的阴影,一旦踏入那个巢穴,就无法再度返回光明之地。

14.我不会止步,踏出的每一步都不会后悔,所以,我下令,只有你不能背叛我,不能离开我左右,绝对不能!

15.我愿我择,故我在。我绝不后悔,也绝不乞怜,无论向谁。

16.塞巴斯蒂安是我的棋子我的剑,没有我这个棋手,他是无法赋予行动的。

17.这个世界上本来就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剥夺者,一种是被剥夺者。而现 在,你们的未来将会被我剥夺!

18.嘲笑他人必死的心愿,宛如虫豸般将其践踏,姑息,丑陋,简直比恶魔更像恶魔,我也一样,我的体内也充斥着和他们一样丑陋的东西,这就是人类!这就是人类啊,塞巴斯蒂安!

19.我确实很傲慢,不过,还没有到不负责任地夸口要拯救某人的那种地步。

20.谎言只要一直贯彻下去就会成为真实。

21.像我这样的人,压根就不值得保护……与我这种人相比,还有更值得保护的人……

22.我并没有为了任何人而赌上性命的高尚,也没有遭到他人践踏还能忍气吞声的宽容。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利己主义者,独善其身的人类!所以我为了将我自身的污辱洗清,于是牵起了恶魔的手。并不是为了任何人……而是为了我自己!

23.在这外面的世界中,没有魔法,也没有奇迹,想要去救他,就要用你自己的双手!

24.今后见到的所有人,你都要视为想要利用你的敌人,也包括我在内。然后你要去利用所有这些人,为了你所期望的未来。

25.我是……凡多姆海威家的继承人。那个……多余的另一人。

26.不管多么微弱的火苗,在风的煽动下都可能变为一场大火灾。

27.相同的条件下,对于蛋糕一定会选择更好吃的,对于马一定会选择跑得最快的,对于职员一定会选择更有才能的,消费者就是如此简单易懂且残酷。

28.既然无法束缚他人的内心,那让其自行选择不就可以了吗?

29.虽然我们长着相同的面孔,但我们其实完全不一样。健康且温柔的,只有夏尔。强大且可以依靠的,只有夏尔。无法成为伯爵的人,只有我。

30.我……那时真的好幸福——直到那一天到来——

31.我也要成为像父亲那样了不起的大人,成为让夏尔引以为傲的弟弟!我想离开伦敦,成为一名玩具商人!

32.12月14日,我们10岁生日那天,大家展露笑颜的特殊日子……本该是这样的。


相关文章推荐:
枢梁 | 黑执事 | 黑执事 Book of Circus | 《黑执事:Book of the Atlantic》 | 日语 | 坂本真绫 | 泽城美由纪 | Brina Palencia | 黑执事 | 《黑执事 Book of Circus》 | 《黑执事幽鬼城杀人事件篇》 | 《黑执事:Book of the Atlantic》 | 天狼星 | 射手座 | 伯爵 | 锡兰红茶 | 塞巴斯蒂安·米卡利斯 | 瑞秋·凡多姆海威 | 文森特·凡多姆海威 | 安洁莉娜·达雷斯 | 巴奈特 | 红夫人 | 法兰西斯·米多福特 | · | 田中 | 巴鲁多 | 斯内克 | 布鲁 | | 曼珠沙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