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hnsjyk999.com
三九百科 包罗万象
风泪眼 发布于:

《风泪眼》是著名作家从维熙的中篇小说,获得《中篇小说选刊》第三届优秀小说荣誉奖。该小说为描写右派分子索泓一在劳改农场、喧嚣城市、煤窑洞里、荒村野庙……索泓一一次次被缉拿又一次次逃亡、流浪。他时而心灵圣洁,时而人鬼难分,他像一只勇敢顽强的不死鸟,在社会的最底层搏击人生。小说以其深沉雄健的笔触,描绘出中国广阔的生活画卷,展现了种种灵魂与肉体扭曲的图景,悲情中蕴藏着多彩的人生。

从维熙,1933年出生于河北玉田县城北代官屯。年轻时曾任教师,后任《北京日报》记者、编辑。18岁开始发表作品。1955年出版小说散文集《七月雨》。1956年至1957年,出版短篇小说集《曙光升起的早晨》和长篇小说《南河春晓》。1957年反右期间,因其直言被打成右派分子,历经生活磨难,长达二十年。1979年重返北京文坛。中篇小说《大墙下的红玉兰》、《远去的白帆》、《风泪眼》获全国一、二、四届中篇小说奖;电影《第十个弹孔》获文化部全国第一届优秀电影奖。之后,作者先后出版了长篇小说《北国草》、《断桥》、《酒魂西行》、《逃犯》、《裸雪》、《龟碑》,以及中篇小说集《驿路折花》、《雪落黄河静无声》、《祭红》、《牵骆驼的人》、《鼻子备忘录》;同时作者以火山喷发之势,发表了大量的散文、随笔、文学短论等作品。1995年《从维熙八卷文集》问世,2000年作者回眸右派劳改生活的长篇纪实文学《走向混沌》三部曲出版,引起社会强烈反响。

回眸昨天(代序)

远去的白帆

死亡游戏

临街的窗

一场大雨过后,秋阳高照。渤海边芦苇荡里泥泞的盘肠古道上走来一个赤足人,他身后紧跟着一个荷枪的士兵。赤足人叫索泓一,是劳改农场的“摘帽右派”。因为他画得一手好画,现正被押往金盏乡去画宣传画。这时他正一边走路一边想心事。他记得很清楚,他被解除劳教摘掉右派帽子的日子是1961年5月25日。他成了那个居庸关外矿山的右派中第一个被解除劳教的幸运儿。他心里明白,这幸运的渊源是他那只见风流泪的眼睛。这要迫溯到1960年的暮冬早春。那天夜里,大风呼号。他缩在石灰窑的人墙上值班看窑。他把晚饭领来没舍得吃的窝头放在火墙上烤着。当窝头刚散出香味时,却被人抢走了。那人边跑边把窝头拼命往嘴里塞。索泓一奋起直追,眼看追上了,那人突然抓起石灰朝他撒来,他痛苦地捂住双眼。恍惚中他被人背到山泉边,有人捧起泉水给他洗眼睛。当他重新睁开眼时,看到给他洗眼睛的正是刚才抢窝头的人。她叫李翠翠,是从河南兰考来的盲流,她已经几天没有吃东西了。她流着泪请求索泓一收留她。索泓一虽然非常同情她,但却无法满足她的要求。他告诉她自己的身分连她这个盲流都不如,无法收留她。他拿出刚领到的24元工资抽出20元递给她,她不要,又失望又生气地走了。而索泓一的左眼从此成了见风流泪的风泪眼。过了几天,矿山传出矮小黑瘦的管教科长郑昆山娶了河南来的俊姑娘李翠翠的消息。这以后索泓一发现郑昆山对他的态度变得和气一些了,他知道这都是因为翠翠。翠翠经常背着郑昆山悄悄来灰窑给索泓一送吃的东西。这位还带着点野性的泼辣女子甚至偷了干部家属们养的鸡鸭来给索泓一补身子。翠翠耸恿索泓一逃离矿山去过自由的生活,并自告奋勇要给他带路。翠翠的情谊使索泓一非常感动,可他下不了逃跑的决心,他希望政策会变,会给他的命运带来转机。否极泰来,他终于被解除劳教了。可是当他走出铁丝网时,岗楼上哨兵的一声断喝给他喜悦的心泼了一盆冷水。他明白自己仍然是个被管制的没有自由的人。来到新居,他又遭到同房间一群流氓分子的毒打。恰好翠翠赶来给他解了围。翠翠旋风般教训了那群氓爷之后,把索泓一叫出来,告诉他,矿山要停办,全矿的人都要迁到渤海边的一个劳改农场。那里三面环海一面是河,到那里想逃就难了。她劝索泓一趁搬迁时的混乱设法逃走。可他仍下不了决心。在迁往农场的路上,一个“右派”被大雨浸死了。到了农场,郑昆山带着索泓一等人埋葬死者,翠翠也跟了来。她在坟场上公开表示对那因饥饿而被大雨浸死的孤魂的同情哀悼。郑昆山几次想发火,但终于忍住了。过了几天,索泓一奉命到各分场刷标语时,遇到挖野菜的翠翠。翠翠说郑昆山为坟场上的事打了她。索泓一看到她头发蓬乱,眼圈红肿,怜惜之情油然而生。他冲动地拉过翠翠,她哭着像孩子一样依偎在他怀里。但当他和她的嘴唇将要碰撞的一霎,翠翠突然用力推开他。她说她已经是有孕之身,她不配……又过了几个月。有一天,索泓一奉命去给分场政委杨绪要娶亲的儿子油漆箱子。政委夫妇留他吃了顿饭。看着桌上丰盛的饭菜,他才知道,在这饥饿的农场,也有不饥饿的角落。从政委家出来,走过一片红薯地时,他看到翠翠正背着一个婴儿在雪地里刨秋收时没刨干净的红薯头。几个月不见,她憔悴多了。翠翠责骂索泓一没骨气,为了一顿饱饭去给人家当奴才。这时恰巧郑昆山走来,他告诉索泓一不要再去给杨绪干活,要他从明天起到银钟河岸去看守割下来的苇子。索泓一离开红薯地,远远地看到郑昆山和翠翠继续在田野上寻找着食物。在他心里,永远也抹不掉在那片落雪的红薯地上郑昆山和李翠翠相濡以沫的画面了。索泓一来到银钟河边。他每天在河坡上用水蒸煮他那份口粮。他看船看帆看云看水,倒也清静自在。有时河上船工借他的锅灶煮鱼蒸饭,总是慷慨地给他留下一些吃的。一冬过来,他的浮肿逐渐消失,体重猛增了12斤。郑昆山调走了索泓一,杨绪怀恨在心。他利用职权借翠翠是盲流这件事整郑昆山,把他降为队长。翠翠抱着饿死的孩子闯进批判郑昆山的会场。指责杨绪在这饥饿年代家里粮食多得吃不完,却把她的孩子饿死了。此事惊动了总场。杨绪也被降了职,成了杨科长。河边的苇子都拉完了,索泓一回到离开了半年的农场。一场厄运正等着他。杨绪说索泓一给他家墙上画画儿时故意把猪画瘦来丑化社会主义。几场批斗会之后,索泓一被送到严管班。严管班里脱胎换骨的繁重劳动把索涨一的筋骨磨硬了。他终于挺起腰来向杨绪展示了人的尊严,因而受到恼羞成怒的杨绪的疯狂报复。翠翠再次劝他逃走。索泓一再也无法忍受这种非人的生活,他终于下了决心。他找到杨绪,表示认识错误,请求杨绪允许他去重画那头猪。杨绪满意地拍拍他的肩膀,交给他一个更重要的任务——到金盏乡去画一幅街头宣传画。第二天,索泓一和杨绪派来的一个士兵一起,穿过芦苇荡渡过金钟河来到金盏乡。士兵在渡口休息喝茶,索泓一背起颜料去画画儿。士兵不时往索泓一画画儿的地方望一望,过了一会,索泓一不见了。士兵到处去找,哪里还有索泓一的影子。过了个把月,一封地址不详的信摊开在农场总场政委的桌子上。信末署名——流浪汉:索泓一。

20世纪50年代初崭露头角的从维熙,受老作家孙犁的影响,作品散发着浓郁的乡村泥土气息,显示着清新明丽的诗意美。1957年他被错划为右派,被抛至社会的最底层。20多年的坎坷生活促使他创作风格的转变。到《大墙下的红玉兰》 ,他已走出荷花淀,清新隽美一变而为忧愤悲壮。而到《风泪眼》,风格又转为深广。从清新到忧愤,从忧愤到深广,在作者艺术风格的嬗变中,他始终保持着高度的社会责任感和强烈的问题意识。 《风泪眼》就是通过对被错划为右派送去劳教,解除劳教摘掉右派帽子后仍然没有人身自由的索泓一的命运的描写,揭露了那个极左时代政治生活、社会生活的不正常、不合理。这部中篇小说最成功之处,在于作者突破了以往塑造人物比较单一的局限。准确把握了人物心灵变化的轨迹,塑造了几个复杂而丰满的人物形象。首先,作者写出了人物性格的多面性。主人公索泓一是一个多才多艺的知识分子形象。作者既写了他的正直,富于同情心,也写了他的软弱、爱幻想、优柔寡断等性格缺陷。他时而积极时而消极,时而高尚时而沉沦,在软弱的性格中偶尔也透出刚强,所有这些构成索泓一复杂的人物性格。翠翠也是一个性格十分鲜明的人物。她纯朴、善良,索泓一那两个并非出于自愿而给她吃掉的窝头就使她感到一辈子也报答不完他的恩情了,表现出“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朴素而高尚的情操。在一个被饥饿和暴雨夺去生命的右派的坟前,她不顾自己管教科长妻子的身分,在管教人员面前公开表示对那右派的同情和哀悼,则显示出她善良的秉性。同时,盲流生活又赋予她性格的另一面。她为了给索泓一补身子就去偷别人的鸡鸭,当看到一群劳改释放人员欺负索泓一时她大打出手。她想笑就放声大笑,想哭就放声大哭,想走立刻拔腿就走,显示出坦荡、泼辣而又带点野性的性格特征。郑昆山是小说中最有光彩的人物。他严于律己、忠于职守、武断专横,几乎到了不尽情理的地步。因而被劳教劳改人员们称作“沙威”、“狠透铁”、“钟馗”、“门神”。但他也并非一具不食人间烟火的机器。他对翠翠的不露声色的温情,对索泓一的暗中帮助和照顾,到外地去押回逃走的犯人时,怕犯人再逃走,他宁肯几天几夜不睡觉也不给犯人上手铐的良苦用心,他抵不住饥饿的压力想拿几块农场喂马的豆饼的念头,这些都显示出在这个表面像铁板似的人物的心灵深处,也有人的七情六欲在撞击。作者通过对人物性格多面性的刻画,塑造出真实、深厚、有血有肉的人物形象。其次,作品不仅写出了人物性格的多面性,更难能可贵的是,作品还动态地再现了人物性格的变化过程。索泓一是一个性格软弱、优柔寡断的人,但在李翠翠的激励下,在生活的磨炼中,他逐渐变得刚强,最后他终于丢掉幻想下了决心,去追求自由的生活。而李翠翠和郑昆山则是在共同的患难生活中,互相影响而共同完成了他们各自性格的转化。自从李翠翠旋风般闯入郑昆山的生活,郑昆山逐渐显露出人的底色。他那冰块一样的心开始融化,显露出他温情、富于同情心的一面。这恰如李翠翠曾向索泓一宣告的:“他改造你们,俺改造他。”而李翠翠在改造郑昆山的同时,也被郑昆山改造着。郑昆山以他那在饥饿年代愈显可贵的无私,以他真正男子汉的刚强影响着翠翠,逐渐磨去她身上的野性。翠翠感到自己的心同郑昆山越来越贴近,她甘愿跟郑昆山规规矩矩过清白的日子。在别的干部家属成袋地从农场仓库往家里背粮食时,她也没有拿过公家一粒粮食,以致她的才几个月的婴儿被饥饿夺去了生命。作者描写人物性格的变化,娓娓道来,丝丝入扣,入情入理,塑造出真实的令人信服的人物形象。小说通过多侧面地展示人物性格和动态地描写人物性格的变化,写出了人物性格的复杂性,克服了作者以往小说中人物性格斧凿痕迹较重的缺陷,标志着从维熙小说艺术的新的飞跃。


相关文章推荐:
从维熙 | 中篇小说选刊 | 劳改农场 | 从维熙 | 玉田县 | 《北京日报》 | 短篇小说集 | 大墙下的红玉兰 | 电影 | 《第十个弹孔》 | 雪落黄河静无声 | 从维熙 | 《走向混沌》 | 渤海 | 芦苇 | 士兵 | 农场 | 宣传画 | 矿山 | 石灰窑 | 窝头 | 窝头 | 窝头 | 眼睛 | 窝头 | 河南 | 工资 | 矿山 | 河南 | 态度 | 矿山 | 政策 | 矿山 | 渤海 | 农场 | | 农场 | 坟场 | 野菜 | 坟场 | 油漆 | 农场 | 红薯 | 红薯 | 奴才 | 红薯 | 红薯 | | | 粮食 | 农场 | | 社会主义 | 宣传画 | 士兵 | 芦苇 | 士兵 | 士兵 | 士兵 | 农场 | 从维熙 | 孙犁 | 《大墙下的红玉兰》 | 艺术 | 右派 | 中篇小说 | 性格 | 知识分子 | 人物 | 窝头 | 暴雨 | | 钟馗 | 机器 | 农场 | 豆饼 | 自由 | 农场 | 粮食 | 婴儿 | 从维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