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hnsjyk999.com
三九百科 包罗万象
陆龟蒙 发布于:

陆龟蒙(?—约881年),字鲁望,自号天随子、江湖散人、甫里先生,长洲(今江苏省苏州)人,唐代诗人、农学家。

陆龟蒙举进士不第,曾作湖、苏二州刺史幕僚。后隐居松江甫里(今江苏吴县甪直)。约中和元年(881年),陆龟蒙去世。光化三年(900年),唐昭宗下诏,追赠为右补阙。

陆龟蒙与皮日休齐名,人称“皮陆”。其诗求博奥险怪,七绝较爽利。写景咏物为多,亦有愤慨世事、忧念生民之作,如《杂讽九首》《村夜二篇》等。文胜于诗,《四舍赋》《登高文》等均忧时愤世之作。小品文写闲情别致,自成一家。著有《耒耜经》《吴兴实录》《小名录》等,收入《唐甫里先生文集》。

(概述图参考资料

陆龟蒙小时候就很聪明开悟,有高尚的品格和情操。通晓《六经》要旨,尤其精通《春秋》,擅长写文章,尤其能言谈说笑。

咸通六年(865年),陆龟蒙到睦州,拜谒刺史陆墉。

咸通七年(866年),陆龟蒙作《送董少卿游茅山》诗。

咸通九年(868年),陆龟蒙应试进士未中。

咸通十年(869年),皮日休到苏州作苏州刺史崔璞的从事。同年,陆龟蒙与皮日休结识,彼此唱和,并称“皮陆”。

咸通十一年(870年),陆龟蒙至杭州,与颜荛结交。同年,作《奉酬袭美先辈吴中苦雨一百韵》诗。

咸通十二年(871年),陆龟蒙编著《松陵集》。

咸通十三年(872年),张博到湖州任刺史,陆龟蒙作为张搏的幕僚跟随前往。此后,又跟随张博前往苏州任职,前后大概三年左右。 此后,他不再追求功名,回到了故乡松江甫里(今江苏吴县东南甪直镇),过起了隐居生活。 每当寒暑适可,身体没什么毛病,他就乘上小船,挂上篷席,带着书卷和茶灶、笔床、钓具,鼓棹鸣榔,在三万六千顷的太湖里,水天一色,直进入空明境界。有时也来往于其他水域,所到的地方稍不如意,就马上离开不停留。自称“江湖散人”,又号“天随子”“甫里先生”,曾说自己就是汉涪翁、渔父和江上丈人。

乾符二年(875年),陆龟蒙作《筑城词》诗。

乾符三年(876年),陆龟蒙作《郁李花赋》诗。

乾符四年(877年),圆载上人回日本,陆龟蒙前往送别。

乾符五年(878年),作《丁隐君歌》。

乾符六年(879年),撰写《耒耜经》。同年,作《记稻鼠》文,《小鸡山樵人歌》诗,并编著了杂文集《笠泽丛书》。

中和元年(881年),作《自怜赋》及《笠泽丛书》自序。同年,朝廷把他作为高士征召,陆龟蒙不肯前往。随后,陆龟蒙的几位好友在朝中上书,建议召拜陆龟蒙为左拾遗,但未等陆龟蒙接受任命就去世了。

光化三年(900年),韦庄上书,请求表彰陆龟蒙及孟郊等十人,唐昭宗下诏,追赠为右补阙。

诗歌

从陆龟蒙现存六百余首诗作来看,奇峭与平淡是其两种主要风格:

一、 奇峭

陆龟蒙诗的“奇峭”,主要表现为铺张扬厉的手法 ,纵横捭阖的气势,峭拔险怪的境界,以及僻字险韵的运用。

铺张扬厉是大赋的常用手法,将其移入诗歌,则是唐人的创新。中唐大家韩愈是这方面的代表诗人,而陆龟蒙显然也在诗歌中有意为之。比如《奉酬袭美先辈吴中苦雨一百韵》对霖雨的描述,诗人借助想象、夸张、比喻手法,使用多个神话与典故,从形态、声音、气势等方面反复刻画,极力渲染,造成一种磅礴的气势,骇人耳目。除此之外,诗中对病痛、幽愤的叙述也是尽情泼墨,具有淋漓尽致的特点。

陆龟蒙那些长篇古体,往往具有纵横捭阖、跌宕起伏的气势,读来撼人心魄。堪称其中代表的莫过于《散人歌》,诗歌开首云:“江湖散人天骨奇,短发搔来蓬半垂。手提孤篁曳寒茧,口诵太古沧浪词。”一个任诞不羁的诗人 自画像骤然出现,给读者带来一种突兀、怪异的心理感受。接着对比上古社会与现实,谴责现实中虚伪、欺诈、奴颜婢膝的世风,其中蕴涵着一股郁愤,逮至中间一段文字,诗人的郁勃之气一泄而出:“所以头欲散,不散弁峨巍。所以腰欲散,不散佩陆离。”

陆龟蒙有些诗篇以峭拔险怪的意境为显著特征,这也是“奇峭”风格之表现。最有代表性的为《和古杉三十韵》,诗中描绘的对象是一棵古杉,原倡者皮日休说它“形状怪丑,图之不尽”,陆诗即以“形状怪丑”为中心展开刻画。此外 ,陆龟蒙诗的“奇峭”风格还表现在运用僻字险韵上。陆诗亦好押险韵,九佳韵窄而险,其《和馆娃宫怀古韵》押此韵,再有《南阳广文欲于荆襄卜居,袭美有赠,代酬次韵》押三江韵,等等,足见陆龟蒙的好“奇”。僻字往往造成感官上的陌生感 ,险韵则使读者读来聱牙佶屈,听来僻涩不畅,总体上给人以奇怪之感。

二 、平淡

陆龟蒙自言:“少攻歌诗,欲与造物者争柄,遇事辄变化不一,其体裁始则陵轹波涛、穿穴险固、 囚锁怪异、破碎阵敌,卒造平淡而后巳。”这段文字主要包括两方面的含义:一是就艺术风格而言,陆诗既有险怪之作,也有平淡之作;二是就艺术创造的过程而言,要达到最高境界就得经过艰苦的锻炼。显然,“平淡”正是陆龟蒙追求的最高诗艺境界。具体而言,陆龟蒙的平淡诗风是由平淡的内容、冲淡的情感及平易的语言共同演绎的。

陶渊明的诗歌之所以呈现出平淡风格,题材的日常化、生活化是一个重要因素。陆龟蒙的诗歌亦是如此,他很少有反映重大社会事件、描写壮大景物的作品。盛唐诗中常见的万里、乾坤、天下、万古、四海这类词语在陆诗中极为少见 ,到是像茶具、渔具、竹夹膝、帘等这些琐屑事物得到更多关注。所写之事,也不过是闲居、游览或朋友间的日常往来。比如作于诗人退隐松江时期的《自遣诗三十首》,即为一组描写闲居生活,抒发生活感受的作品,虽琐碎、浅易,其中却不乏耐人回味的人生感悟和生活哲理。

陆龟蒙身处乱世,却在隐居生活中逐渐形成了一种超越现实的淡泊心态,淡化了现实带来的痛苦,这让他的诗作表现出感情冲淡的特点。比如《新秋杂题六首》,这是一组抒写隐逸情怀的诗歌,分别以日常生活里六个最基本的动作行为作题,笔墨疏淡,语言平易,犹如六幅速写画,把诗人安适、随意、萧散的生活状态表现出来了,诗中流露的感情虽然极淡,但却耐人回味。

陆诗的平淡风格还表现为语言的平易自然。以《归路》为例,诗云:“渐入新丰路,衰红映小桥。浑如七年病,初得一丸销。” 踏上了回归故乡的道路,落花与小桥组成的画面映入眼帘。那种感觉真像七年不治的疾病,因一丸仙药而消失。短短二十字,将诗人回归故乡的喜悦心情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了。诗中没有典故,也没有华丽辞藻 ,“浑如”“初得”都是口语。整体上看,就像是不假思索、脱口而出的家常话语。但仔细读来,又会让人大悟:这是经过诗人精心锤炼的语言。“浑如”与“初得”相对,“七年”与“一丸”相对,十分工整,并将情绪变化准确传达出来了。再如“抱杖柴门立,江村日易斜”(《村中晚望》),“草木黄落时,比邻见相喜(《樵家》),“日暮不归来,柴扉有人望”(《樵子》),“尽向庭前种 ,萋萋特地愁”(《庭前》)等等,皆为平易自然之语。

正如陆龟蒙所言,平淡是其追求的最高诗艺境界。他的—部分作品也确实达到了这种平淡美的审美标准。可以说,无论从理论上,还是在实践方面,他都为“平淡美”在宋代的确立奠定了基础。

古文

陆龟蒙的古文有以下特点:

①刺世

陆龟蒙的散文短小精悍,简洁含蓄,揭露现实,抨击时政。《记稻鼠》是这方面的代表作,这篇文章缘于《诗·魏风·硕鼠》之意发挥而作的,揭露封建官吏对农民的残酷剥削。文章以鼠比喻贪得无厌的剥削者,把批判的笔锋直接指向封建君王。《野碑庙》也是一篇揭露贪官污吏残暴凶狠的重要文章,文章从野庙“无名之土木”无功无德,不应该受人奉祀开题,转而想到现实中的官吏无德无能,却要受人供奉,危害岂不远甚于野庙之神,于是便有了古文《野庙碑》因神及吏、借题发挥的表现方式。把“碑”解释为“悲”,意思是“直悲夫甿竭其力,以奉无名之土木”,即认为瓯、越人这样的淫祀鬼神是可悲的,并淋漓尽致的揭露了官吏的丑恶嘴脸和剥削本质,大胆抹去统治者头上的神光异彩,有着强烈的抨击效果。

②假事

陆龟蒙的文学创作思想深受古文大家韩愈和柳宗元的影响,是古文运动的余绪,尤其是在创作的方法上,受柳宗元的影响很大,喜欢在刺世说理时,不直接把道理讲明,而是把文章的意义藏在寓言式的故事背后或假以比喻的手法,旁敲侧击,影射其人其事,使读者印象更加深刻。这方面的文章比如《蟹志》,文章通过对蟹的生活习性的议论,说为文治学的大道理,整篇文章似乎都在写蟹,但文末却笔锋一转点出主题,。全文立意新奇,说理透彻。又如《治家子言》,文章借写“治家子”讲他祖孙三代由做田器而工器而兵器的变化,使“武王闻之,惧,遂包干戈,劝农事(武王听到后,感到很害怕,于是停止了国家的军事战争,大力发展农事。)”以表达作者的和平愿望。 此外还有《马当山铭》,陆龟蒙为了凸显马当山的险峻,以太行、吕梁作衬托的背景,并运用夸张的艺术描写其屹立于大江之旁的地势,待蓄势已足,陆龟蒙却笔锋一转,马当山虽险,却不及当世小人的包藏祸心更为险恶。可见,他是借写马当山来揭示其对晚唐末代世风日下之不满。

③隐逸

陆龟蒙的文学作品中有许多关于隐逸的主题,《幽居赋》是陆龟蒙精心结撰的抒情之长篇骈赋,赋写其幽居之景况,整赋巧对偶,多用典,抒发了一种不平之鸣。又如《汉三高士赞》,文章热情赞颂了汉代的三位高士,对于他们终为逸民的人生选择持赞赏的态度,表达了作者的仰慕之情。还有《祀菊赋》,文章虽短,却表现出作者不贪图富贵,以清贫自高的精神,颇有陶渊明“采菊东篱下”的悠然气度。

影响

晚唐小品文创作的新开拓,对此时骈文体式的变化产生了影响,这主要表现为“箴”、“铭”的小品化和散文赋的发端。“铭”原属骈文,即使在中唐韩、柳那里,也没有受到古文创作的影响。然而到唐末五代,“铭”逐渐有了“小品化”的趋势,这鲜明地体现小品文创作的影响在扩大。“铭”的变革,以陆龟蒙和孙樵为代表。原本骈体四言的“铭”,陆龟蒙和孙樵多是以散文写成,融入对话、衬托、夸张、说理等艺术手法,如《马当山铭》,这篇铭文是典型的杂言体,通篇散体,与那些发议论、重说理的小品文几无二致。此外,他的《卜肆铭》也是如此,《砚铭》是三言体,这说明陆龟蒙对传统“铭”文的改造颇为成功,使其成为一种说理深刻、议论惊警的小品文。

《耒耜经》

由陆龟蒙撰写的《耒耜经》是一部专门记述农具的作品。全篇文章除最后对“爬”“砺礋”等三种农具略作了一些介绍外,十分详尽地记载了唐代的重要农具——犁。

中国历代农书多以讲农艺为主,即使像《王祯农书》将农具作为重要内容编进书中,也仍然只是全书的一部分。《耒耜经》专讲农具,这在古农书中是不多见的。全篇分量不大,文字还有些古奥,但结构严谨,层次分明。文章对犁 的各部结构,使用功能,尺寸大小,所用材料等都作了详细而准确的记述,以致直到近代阎文儒还可依此文的记载复制出唐代犁来。《耒耜经》中所记述的“犁”“爬”“砺礋”“碌碡”等四种农具,都沿传到今天,还在许多农村有效的应用着。

《耒耜经》首先在序文中交待了陆龟蒙的写作动机。他认为,人类开始农耕以来,无论统治者还是老百姓,都不能离开农具。他甚至说如果一个人饱食终日,而不了解农业和农具,那不就和禽兽一样了吗!他主张上层人士应该向农民学习,应该仿效古圣人一样参加农业劳动。为了让更多的人都了解农具并不遗忘,所以他写了这篇《耒耜经》。然后,作者就对犁作了详细的论述。他说“耒耜”是农书中的用语,是“学名”,人民群众习惯上把“耒耜”叫做“犁” 。 这就是说,所谓“耒耜经”,也就是“犁经”。

犁,作为主要耕垦农具,早在春秋时期就已有它的雏形。西汉武帝时期,“搜粟都尉”赵过,曾组织一批能工巧匠,对犁做过较大改进。唐朝的几次“盛世”,农业和农具都有较大进步。这时,在广大农村,除有水田耙、耖、耢,以及碌碡等一系列精耕细作的农具应用于农业之外,在长江下游一些地区,更有曲辕犁的创制和应用。这些都标志着农业技术的深化和前进。

曲辕犁就是在原来直辕犁的基础上演变改进而成的。由于这种犁首先在长江下游得到推广和应用,所以又常被人们称为“江东犁”。《耒耜经》所记述的正是这种犁。

根据《耒耜经》的记载可以知道,这种江东犁是由铁制的犁镵、犁壁和木制的犁底、压镵、策额、犁箭、犁梢、犁评、犁键、犁槃、犁辕等十一个零件组成。这些零件各有自己的形状和功能,如犁壁在犁镵之上,它们构成了一个不连续的曲面,可用以起土、翻土。犁底和压镵把犁头(镵和壁)紧紧地固定下来,增加了犁的稳定性;策额是保护犁壁的零件;犁箭和犁评是调节耕地深浅的装置;犁梢是操作手柄,驾犁人可摆动犁梢,调节犁垄的宽窄。文章还写明,这种犁是短辕、曲辕,且辕头又装有可以自由转动的犁架,所以整个耕犁,结构相当完备合理。

归纳起来,可以看出它有如下优点:首先,改变了犁辕长直、操作笨拙费力的缺点;其次,具有了可以调节的犁评,从而使犁箭升降,达到了调节深浅的目的;同时,由于犁梢和犁底分开,因而可依犁梢摆动幅度,来控制耕垡的宽窄;其四,犁辕前面能转动的犁槃,使犁在牵引中,犁身的自由摆动和换向,都大为方便;另外,犁壁牢固的安在犁镵之上,两者不成连续曲面,即便于碎土,又利于形成窜垡。因而这种犁操作起来,既轻巧方便,又适用于各种土壤耕作。耕作质量好,劳动效率高。以致这种在陆龟蒙撰写《耒耜经》前就形成了的犁,和现在一些农村还经常使用的传统犁相比,除尺寸略有出入外,其结构可以说没有根本性的变化。这说明,唐代江东犁,结构形式确实达到相当完美的程度,甚至在十八世纪,这种犁传入欧洲时,对那里的近代铧式犁和以后的机引犁的改良,都曾产生过不小的影响。

犁耕以后到播种之前,还要使用一系列农具继续进行耕作,如打碎土块、清除杂草、碾平地面等。 故《耒耜经》在最后一段又写道“耕而后爬,渠疏之义也,散壤去荃焉。爬后有砺译焉,有谬礴焉。”即耕了以后就要爬(耙)。爬的作用,一是爬碎耕后形成的大土块(散墢);二是爬除耕出的杂草(去芟)。爬了以后,还要用砺礋或碌碡去镇碎碾平。

《耒耜经》是中国江南人撰写的最早的一篇专论农具的文字。 作为当时文学名流的陆龟蒙,肯将一般文人看不起的农具作为著述主题,表达自己的农本思想,实在是难能可贵的。

《耒耜经》是中国古代留下的宝贵遗产,特别对古农史和中国传统农具的研究,更是不可多得的历史资料。

渔具

陆龟蒙有钓鱼、饮茶、作诗的嗜好,他对各种渔具和茶具都有了解,并为之写诗歌咏。

养鱼之法世传有《陶朱公养鱼经》,而于取鱼之法却付诸阙如,实际上捕鱼远在养鱼之前,捕鱼之法和捕鱼之具必定更多。陆龟蒙据自己多年垂钓江湖的经验,做了《渔具十五首并序》及《和添渔具五篇》,对捕鱼之具和捕鱼之术作了全面的叙述。在《渔具十五首》“序”中,介绍了13类共19种渔具和两种渔法。19种渔具中有属于网罟之类的罛、罾、罺、罩等;有属于签之类的筒和车;还有梁、笱、箄、矠、叉、射、桹、神、沪、舴艋、笭箵。这些渔具主要是根据不同的制造材料和制造方法,以及不同的用途和用法来划分的。两种渔法即“或以术招之,或药而尽之”。在《和添渔具五篇》中,陆龟蒙还以渔庵、钓矾、蓑衣、篛笠、背篷等为题,歌咏了与渔人息息相关的五种事物。总的说来是非常全面的。

茶具

渔具之外,陆龟蒙还有《和茶具十詠》,对茶具作了叙述。唐代的饮茶风气很盛,陆龟蒙本人就是个茶嗜者,他在顾渚山下开辟了一处茶园,每年都要收取租茶,并区分为各种等级。顾渚山在浙江湖州,是个著名的产茶区。据《郡斋读书志·杂家类》载,茶圣陆羽著有《顾渚山记》2卷。当年陆氏与皎然、朱放等论茶,以顾渚为第一。陆羽和皎然都是当时的茶叶名家,分别著有《茶经》和《茶诀》。 陆龟蒙在此开设茶园。深受前辈的影响,他写过《茶书》一篇,是继《茶经》、《茶诀》之后又一本茶叶专著。可惜《茶诀》和《茶书》均已失传。尽管陆龟蒙的《茶书》已失传,然而他所作的《和茶具十詠》却保留了下来,“十詠”包括茶坞、茶人、茶笱、茶籝、茶舍、茶灶、茶焙、茶鼎、茶瓯、煮茶等10项,有的为陆羽《茶经》所不见,可与之对照研究。

其他农学贡献

作为农学家,陆龟蒙的贡献不仅在于农业器具方面,其他诸如植物保护、动物饲养等方面也多有建树。 他对柑桔害虫桔蠹的形态、习性及自然天敌作了仔细的观察,写了《蠹化》一文,尽管他的用意在于借物抒怀,然而此文却是一篇古代关于柑桔害虫生物防治的史料。陆龟蒙观察了凫(野鸭)和鹥(海鸥)对稻粮的危害。写有《禽暴》一文,提出了网捕和药杀的防治办法。陆龟蒙还强调了田鼠对水稻的危害性,写有《记稻鼠》一文,提到了驱赶和生物防治两种防治办法。在动物资源保护方面,他大声疾呼保护渔业资源,在《南泾渔父》一诗中,竭力反对“药鱼”这种破坏渔业资源的做法,极力提倡“种鱼”,采收鱼卵,远运繁殖,借以保护渔业资源。

唐代诗人皮日休《松陵集序》:有进士陆龟蒙字鲁望者,以其业见造凡数编。其才之变,真天地之气也。近代称温飞卿、李义山为之最,俾生参之,未知其孰为之后先也。

唐代诗人吴融《奠陆龟蒙文》:大风吹海,海波沧涟;涵为子文,无隅无边。长松倚雪,枯枝半折,挺为子文,直上巅绝。风下霜时,寒钟自声,发为子文,铿锵杳清。武陵深阒,川长昼白,间为子文,渺芒岑寂。豕突鲸狂,其来莫当;云沈鸟没,其去倏忽。腻若凝脂,软于无骨。霏漠漠,澹涓涓,春融冶,秋鲜妍。触即碎,潭下月;拭不灭,玉上烟。

五代文学家王定保《唐摭言》陆龟蒙,字鲁望,三关人也。幼而聪悟,文学之外,尤善谈笑,常体江、谢赋事,名振江左。居于姑苏,藏书万馀卷,诗篇清丽,与皮日休为唱和之友。

金末文学家元好问《论诗绝句三十首》:万古幽人在涧阿,百年孤愤竟如何?无人说与天随子,春草输赢较几多。

明代诗人吴宽:鲁望,吴人也。吴之诗,自鲁望首倡,盛于宋,尤莫盛于元。然其人多生于季世,身虽隐,其时则穷,则其诗亦悲而已。予尝读而伤之。

明代名臣、文学家王鏊:昔之隐者,邑里影响昧昧,惟恐闻于人,若诗则有不能自已者,而陆鲁望、魏野、林逋尤喜为诗,其于世之兴衰、理乱、毁誉、得失、荣辱、进退,一切抹杀,而独玩志于烟云泉石之间,其词冲淡幽深,而其名特煜耀。在人者,盖世方卓行之为贤,而夫人者高擦,揭已以警动流俗,万乘诣而不见,千金召而不屈,其迹奇,其声垣赫,而流于人人。

明代诗论家许学夷《诗源辩体》:王摩诘、韦应物,白首仕宦,日与风尘车马为伍,乃其诗洁净萧散,殊无一滓秽语;陆龟蒙托迹隐居,假与云山烟水相亲,而其诗怪恶奇丑、反不得中人趣。观者当取其心,无论其迹。若日限于时代,然则晚唐岂无正变耶。

明代文学家胡震亨《唐音癸签》:陆鲁望江湖自放,诗兴宜饶,而墨彩反复黯钝者,当繇多学为累,苦欲以赋料入诗耳。陶潜诗胸中若不著一字者。弘景识字多,吮毫弥拙矣。参三隐君得失,可证林下吟功。

清代诗人朱克生《唐诗品汇删·七言律》:陆龟蒙另具清逸之慨,开宋人通衢也。

清代诗人李重华《贞一斋诗说》七言律古今所尚……陆鲁望自出变态,觉苍翠逼人。

清代诗人沈德潜《唐诗别裁》:龟蒙与皮日休倡和,另开僻涩一体,不能多采。

清代黄叔灿《唐诗笺注》:鲁望诗最多,时有佳句,而率笔亦甚,晚唐习气如此。

清代文学评论家潘德舆《养一斋诗话》:陆鲁望古风律体,不散漫则凑帖,佳诗甚寥寥;每览其诗,仓卒惟恐不尽。然有二绝句可喜,皮袭美不能为也。“陵阳佳地昔年游,谢朓青山李白楼。惟有日斜溪上思,酒旗风影落春流。”“且将丝䋏系兰舟,醉下烟汀减去愁。江上有楼君莫上,落花随水正东流。”“素蘤多蒙别艳欺,此花端合住瑶池。无情有恨何人见?月晓风清欲堕时。”而人以皮、陆为晚唐高手,且谓皮、陆为唱和劲敌。

清代官员蒋超伯《通斋诗话》:陆甫里之风致,似较袭美为优。五言如“分野垦多蹇、连山卦少亭”、“匹夫能曲踊,万骑可横行”、“砚拔萍根洗,舟冲蓼穗撑”、“短床编翠竹,低几凭红柽”……七言如“清樽林下看香印,远岫窗中挂钵囊”、“庭前有蝶争烟蕊,帘外无人报水筒”、“繁弦似玉纷纷碎,佳使如鸿一一惊”、“登山凡著几纲屐,破浪欲乘千里船”……凡此诸联,澹冶之间,仍寓冲融之态,不似袭美一味幽奇也。

清末民国报刊活动家宋育仁《三唐诗品》:其源出于杜子美、韩退之,极力驰骋,排比为多,精意为文,时发深抱,然如祜树生秋,已无风采。夫其散漫渔樵,流连酒茗,天情自朗,故发语犹超。《五歌》《二遗》,独深寄托,开后来之体。《自遣》二十咏,雅怀深致,妙有遗音。

中国现代文学家鲁迅《小品文的危机》:唐末诗风衰落,而小品放了光辉。但罗隐的《谗书》,几乎全部是抗争和愤激之谈;皮日休和陆龟蒙自以为隐士,别人也称之为隐士,而看他们在《皮子文薮》和《笠泽丛书》中的小品文,并没有忘记天下,正是一塌糊涂的泥塘里的光彩和锋芒。

一日皮日休在家闲坐,好友陆龟蒙前来拜访,推杯换盏,茶余饭后,二人漫步在村头的小溪边,谈笑风生,心情舒畅。皮日休触景生情,诗兴油然而生,见溪水映着翠竹轻轻摇曳,落叶片片顺流而下,即兴随口吟出一首七言绝句:“数曲急溪冲细竹,叶舟来往尽能通,草香石冷无尽远,志在天台一遇中。”皮日休笑着对陆龟蒙说:“我的诗中有三味药名,请你猜猜看。”陆龟蒙听后微微一笑,暗自佩服其诗文严谨致密,首尾相顾,玄机暗藏,隐而不显。陆龟蒙略加思索,不慌不忙地说:“你的三味中药名应该是藏在上句诗的诗尾与下句诗的诗头,将它们串联起来合读即是药名,应该是竹叶、通草、远志。”皮日休听后大加赞赏,佩服至极。

陆龟蒙也不甘示弱,接着说:“陆某不才,也赋诗一首,请君点拨,诗中也有三味中药。”说完随口吟出一首七言绝句:“桂叶似茸含露紫,葛花如续蘸溪黄,连云更入幽深地,骨录闲携旧猎郎。”皮日休听后油然而敬之,认为陆龟蒙的诗浑然一体,手法独特,亦巧设玄机,不由得一笑,随口答道:“你的三味中药名应该也在两句诗的衔接处,即紫葛、黄连、地骨是也。”

相传,陆龟蒙在太湖边养有斗鸭一栏,有个宦官从长安出差到杭州,经过陆龟蒙的养鸭场,用弹弓打死了一只绿头鸭。陆龟蒙想杀杀他的威风,就大声说:“啊呀!这只鸭子是会说人话的,苏州府正准备把它进献给皇上,你把它打死了,你说怎么办?”那宦官很害怕,赶紧掏出金子作为赔偿。临走,宦官问道:“这只鸭能说什么话啊?”陆龟蒙说:“它常常叫自己的名字,鸭鸭鸭。”宦官哭笑不得。陆龟蒙把钱还给了他,笑道:“我开个玩笑。”宋代的苏东坡听说了这个故事,特地写了一首诗:“千首文章二顷田,囊中未有一钱看。却因养得能言鸭,惊破王孙金弹丸。”

陆龟蒙家的鸭子,既吃稻谷也吃螺蛳,荤素搭配得好,参加斗鸭活动又锻炼了身体,因此,鸭子们体格健壮,不柴也不肥,煮熟后以卤糟之,又香又嫩,味道绝佳。有时,鸭肉吃完了,但酒席未散,陆龟蒙的妻子蒋氏灵机一动,把桶里准备丢弃的鸭内脏清洗出来,切丁与白果共煮,香浓可口,勾人食欲。久而久之,蒋氏烹饪的鸭与鸭羹,因出于甫里和“甫里先生”家,世人便称之为“甫里鸭”和“甫里鸭羹”。

据《新唐书》记载,陆龟蒙有田数百亩,屋三十间,其田地势低下,雨季积水,便与江水连成一片,常因歉收而食不果腹。于是他经常身负小筐铁锨耕耘劳作,非常辛苦,有人讥笑他太劳累了,他回答说:“尧舜因辛劳而又黑又瘦,禹手足都磨出了老茧。他们都是圣人,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敢不勤劳吗?”

陆龟蒙有一个习惯,只要发现哪本书中有错谬之处,立即提笔修改;借别人的书,那些装订有损坏的,他重新装订好,有文字谬误的,他就勘正。

陆龟蒙嗜茶,在顾渚山下买了个小茶园,不是为了牟利,他收取茶叶作为田租,只为了自己饮茶使用。他在喝茶时自己评定等级,同时,他还把附近适宜烹茶的好水,比如惠山泉、虎丘井、松江等地的水进行对比,评定优劣。

关系

姓名

简介

七世祖

陆元方

曾任户部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宰相)。

六世祖

陆象先

曾任唐朝宰相,封兖国公。

五世祖

陆景倩

官拜监察御史。

高祖父

陆溥

曾任少府少监,封爵平昌县男。

曾祖父

陆康

官至泽州刺史。

父亲

陆宾虞

曾任御史之职。

妻子

蒋氏

性格爽朗,善饮也善吟。

儿子

-

陆龟蒙有子,但史上未传,不知其姓名、事迹。

从子

陆德兴

为义乌、桐庐尉。

陆德邻

为库部员外郎。

陆德休

为越州法曹参军。

(以上参考资料)

陆龟蒙是一位高产的诗人,传世诗歌有600多首,大部分收录在《松陵集》中。 他的小品文大都收在他自编的《笠泽丛书》中。《耒耜经》也最早收在其内。宋朝叶茵,采得陆龟蒙逸诗一百七十余首,合《笠泽丛书》《松陵集》等诗文,编成《甫里先生文集》廿卷,《耒耜经》亦收入其中。以后历代对其诗文又多有转引、摘录等,其中仅《耒耜经》一书的版本,除上述二书外,尚有《四库全书》《丛书集成》《百川学海 》《居家必备》《夷门广腆》《津逮秘书》《学津讨源》《唐人说荟》《五朝小说》《古今图书集成》《钦定授时通考》《小十三经》以及《抵恒馆》《全唐文》和《说郭》等不下几十种。还有一些书籍,对其进行过长短不同的节录,其中录文较多者如《王祯农书》《农政全书》以及近代刘仙洲的《中国古代农业机械发明史》等。 此外还有《吴兴实录》《小名录》等作品。

陆龟蒙生年,《新唐书》本传及诸书皆不载,后之学者亦多认为无法考证,只能推测其生年的大概范围。李锋《陆龟蒙生卒年考》认为陆龟蒙必生于会昌四年(844年)以前;胡山林、徐挥《陆龟蒙隐居考》推测其生于唐文宗开成(836年—840年)初至大中(847年—859年)初之际;王茂福《皮陆诗传》推其生年最早当在太和九年(835年)甚或 开成五年(840年)以后,但至迟应不迟于会昌五年(845年)。李福标《皮陆研究》则在上述胡山林、徐挥《陆龟蒙隐居考》一文的基础上将陆龟蒙生年定于开成元年(836年)。

关于陆龟蒙的卒年,《唐摭言》载“中和初,遘疾而终”。《唐诗纪事》《唐才子传》皆本此,20世纪的梁廷爘、姜亮夫也采用此说。学界又有两种具体说法:一,认为陆龟蒙卒于中和元年(881年),谭正璧《中国文学家大辞典 》 、姜亮夫《历代人物年里碑传综表》、钟德恒《关于陆龟蒙的考辨》均持此说。二,认为卒于中和二年(882年),傅璇琮《唐才子校笺》、郭预衡主编的《中国古代文学史长编》,以及胡山林、徐挥《陆龟蒙隐居考》都认同这种观点。

关于陆龟蒙的籍贯,历来有多种看法,如长兴说、吴郡说、苏州说等,钟德恒《关于陆龟蒙的考辨》对此做了详细考辨,认为“言龟蒙籍贯是吴江、吴郡、苏州亦可,亦有所本,然仍不够十分确切。龟蒙籍贯确切地说,是苏州吴县。”

关于陆龟蒙究竟应举几次,学界一般都认同《新唐书》本传的说法,即陆龟蒙一生之中应举一次。也有人提出异议,如胡山林、徐挥《陆龟蒙隐居考》认为参照晚唐文人的普遍情况,陆龟蒙不止一次应举,并指出其最后一次应举当在咸通十一年。至于陆龟蒙举进士的时间,学界有三说:一为咸通元年(860年),一为咸通九年(868年),一为咸通十年(869年)。

陆龟蒙祠又名甫里先生祠,位于江苏省苏州市吴中区甪直镇保圣寺西院。元末,陆龟蒙的后裔陆德原,重修了祠堂,辟有清风亭、光明阁、杞菊畦、双竹堤、桂子轩、斗鸭池、垂虹桥、斗鸭栏等景,还在祠旁创建了甫里书院。至今,保圣寺西院内,还有清风亭、斗鸭池、垂虹桥、陆龟蒙墓等遗迹。

《唐才子传·卷八》

《新唐书·卷一百九十六·列传第一百二十一》


相关文章推荐:
唐代 | 右补阙 | 皮日休 | 皮陆 | 杂讽九首 | 村夜二篇 | 耒耜经 | 小名录 | 六经 | 春秋 | 陆墉 | 送董少卿游茅山 | 皮日休 | 颜荛 | 奉酬袭美先辈吴中苦雨一百韵 | 松陵集 | 丁隐君歌 | 记稻鼠 | 小鸡山樵人歌 | 笠泽丛书 | 自怜赋 | 左拾遗 | 韦庄 | 孟郊 | 右补阙 | 奉酬袭美先辈吴中苦雨一百韵 | 竹夹膝 | 自遣诗三十首 | 归路 | 村中晚望 | 庭前 | 韩愈 | 柳宗元 | 蟹志 | 马当山铭 | 幽居赋 | 汉三高士赞 | 孙樵 | 王祯农书 | 阎文儒 | 搜粟都尉 | 赵过 | 水田耙 | | | 犁壁 | 铧式犁 | 陶朱公养鱼经 | 蠹化 | 禽暴 | 记稻鼠 | 南泾渔父 | 皮日休 | 吴融 | 奠陆龟蒙文 | 王定保 | 唐摭言 | 元好问 | 论诗绝句三十首 | 吴宽 | 王鏊 | 许学夷 | 诗源辩体 | 胡震亨 | 唐音癸签 | 朱克生 | 李重华 | 贞一斋诗说 | 沈德潜 | 唐诗别裁 | 黄叔灿 | 潘德舆 | 养一斋诗话 | 宋育仁 | 三唐诗品 | 鲁迅 | 罗隐 | 谗书 | 皮子文薮 | 甫里鸭羹 | 陆元方 | 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 陆象先 | 刘仙洲 | 小名录 | 胡山林 | 王茂福 | 李福标 | 姜亮夫 | 谭正璧 | 历代人物年里碑传综表 | 傅璇琮 | 郭预衡 | 中国古代文学史长编 | 陆德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