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hnsjyk999.com
三九百科 包罗万象
长亭怨慢·雁 发布于:

《长亭怨慢·雁》是清代朱彝尊写的一首词。这首咏物词,借咏大雁南飞,抒发作者亡国与身世之感。上片写雁儿被迫从塞北飞往江南的情景。下片寄托了作者的无限感慨。作者观察细致,体物入微。全词委婉含蓄,寄喻殊深。

长亭怨慢·雁

结多少悲秋俦侣,特地年年,北风吹度。紫塞门孤,金河月冷,恨谁诉?回汀枉渚,也只恋江南住。随意落平沙,巧排作、参差筝柱。

别浦,惯惊移莫定,应怯败荷疏雨。一绳云杪,看字字悬针垂露。渐欹斜、无力低飘,正目送、碧罗天暮。写不了相思,又蘸凉波飞去。

①俦(chóu)侣:伴侣。

②紫塞:指长城。此处泛指北方塞外。

③金河:指秋空。古代以阴阳五行解释季节演变,秋属金,所以称秋空为金河。

④回汀枉渚:汀,水边平地。渚:水中小洲。回,枉:弯曲的形状。

⑤筝柱:指筝上的弦柱。此处用以形容大雁飞行的队形。

⑥浦:水滨。

⑦一绳云杪(miǎo):形容大雁排成一字形飞向天边。

⑧欹(qī)斜:倾斜不平。

北风年年有意吹到塞外,悲秋的大雁结成伴侣将飞向南方。寂寥的关塞,广漠的天空,满腔的哀怨向谁倾诉呢?雁群飞过水滩,越过水中的沙洲,只是恋着江南的故土,它们落在沙滩上象是筝上参差错落的弦柱。

雁群飞蓟水滨,落下又惊起,似乎败荷疏雨都使雁群惊恐不安。大雁升空继续高飞远去,它们象一条绳悬挂云端。雁群飞得疲惫了,在暮色苍茫的天际渐渐欹斜低飘:但对江南的相思萦绕于心,它们没有停留下来。又蘸着冷风离去。

词人经历明亡清初,当时处于异族统治下的汉族士大夫具有特殊的时代情绪,他们虽然身在上层统治者的行列,但毕竟有潜伏在意识深处的民族情绪,这种情绪会表现为不安、惆怅,孤寂,表现为对已故明朝的追怀思念。然而这些又是难言之隐,往往只能在诗词中曲折地抒发出来。

朱彝尊由于抗清失败,生计艰难,在很长一段时期 内飘零四海,客游幕府,先后到过山西、山东、北京等 地。这种漫长的羁旅生 涯,加上时时要担心清廷 的追捕,不能不使他既感 到厌倦,又感到惊恐,梦想着能够回到自己江南的家 乡,过上安定的日子。正因为如此,所以他看到秋天南飞的大雁,心中产生了强烈的共鸣,忍不住发出了“也只恋、江南住”的慨叹,只是大雁尚能南飞,人却不能自主,有家难归。

大雁南飞是诗人骚客常常寄兴情思的题目,本篇咏雁,‘却别有一种凄婉哀愁的格调,抒发了一种相思而又非相思的、难以排遣又难以说清的情怀。它题咏的是雁,说得具体一点则是秋雁。

全词字面,均扣住“雁”字来写:既有对群雁憩息时的静态描述,如“随意落平沙,巧排作、参差筝柱”,又有对雁 阵飞行时的动态勾勒,如“一绳云杪,看字字、悬针垂露”;既有形象的外观描写,如“渐欹斜、无力低飘”,也有逼真的心理刻画,如“惯 惊移莫定,应怯败荷疏雨”;既有一般的白描手法,如“回汀枉渚,也只恋、江南住”,还有曲折的典故运用,如“紫塞门孤,金河月冷” 从而生动细致地描绘出了一幅大雁南飞的画图。而时当金秋,却是满眼的北风、冷月,孤门、败荷,疏雨,暮色,成群的大雁排 成不同的队形,在略作休息之后又疲倦地向南飞去,这里面充满着苍凉悲凄的气氛。

纵观全词,它的主题思路由雁及人,又由人而推及故国沦亡的 背景,从而形成了一个近远浅深逐层递进的多层面体。这即使作品的主题得到了深化,又使作品产生出强烈的立体感,增加了作品 的艺术感染力。

近代文学评论家唐达成《文艺赏析词典》中说“词人对大雁南飞的描绘,无论是动态还是静态,都极为传械。雄关、冷月、沙洲、败荷、疏雨以及没有边际的寂寥的天空。这些恰象一幅水墨画,意境是那样苍凉凄清。”

清代诗词评论家陈廷焯《白雨斋词话》:“感慨身世,以凄切之情,发哀婉之调,既悲凉,又忠厚,是竹诧直逼玉田之作,集中亦不多见。”

朱彝尊,字锡鬯,号竹坨。浙江秀水(今浙江嘉兴县)人。康熙十八年(1679),以布衣应博学鸿词考试,授官翰林院检讨。他博学多才,诗、词、文并工,是浙西词派领袖。曾与陈维崧合刻一稿,名为《朱陈村词》,并称“朱陈”。他还纂辑唐宋金元词五百余家为《词综》,为词学研究和创作提供了重要资料。著有《曝书亭集》。


相关文章推荐:
大雁南飞 | 唐达成 | 陈廷焯 | 朱彝尊 | 嘉兴县 | 布衣 | 陈维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