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hnsjyk999.com
三九百科 包罗万象
送李侍郎赴常州 发布于:

《送李侍郎赴常州》是唐代贾至所创作的一首七言绝句。这首送别诗,前两句写朋友此行的路途艰辛,充满关切之意;后两句写不忍分别的情感。此诗直抒胸臆,语浅情深。

送李侍郎赴常州

雪晴云散北风寒,楚水吴山道路难。

今日送君须尽醉,明朝相忆路漫漫。

1.李侍郎:即李晔。常州:今江苏常州市。

2.楚水吴山:李侍郎自岳州沿江东下至常州。而所经之处,白西向东分别为古楚国与吴国辖地,故云“楚水吴山”。

3.君:指李侍郎。须:应。

4.漫漫:形容漫长,遥远。

一场大雪刚刚初晴,云散风起天气寒冷,江南的山水多么美,可是道路漫长艰辛。

今朝送君往常州去,定要和你干杯大醉,以后彼此思念起来,已经远隔千山万水。

此诗是李侍郎自岳州(今湖南岳阳)赴常州时,贾至为他所作之送别诗。乾元二年(759年), 李晔被贬岭下一尉,时贾至贬岳州司马,李白有《陪族叔刑部侍郎晔及中书贾舍人至游洞庭五首》,可见晔、至二人确在岳州(今湖南岳阳)相聚过。

诗的起句写眼前景象,点出送行当时的季节、天气。“雪晴云散”, 故有友人之行,“北风寒” ,又添行路之忧,向下句自然过渡。第二句就从天时转言地理,从临别延伸别后,“楚水吴山” 形象地概括李侍御离开岳州沿长江东下的历程,显示涉水跋山之“难”,也表现出作者对友人的关切之情。

第三句紧承前两句的诗意而来,既以雪霁而“送君”,又虑途艰而须一醉解愁。“尽醉” 固然是劝友,也是相勉共醉,这和王维的“劝君更尽一杯酒”有些不同,因为结句“明朝相忆”不单从一方设想的缘故。“路漫漫” 一语除自身的形象性外,又先有第一句的“北风寒”和第二句的“楚水吴山”预为造景之助,故耐人想象,跋涉之劳、风寒之苦以及两人将相隔渐远之意,都在其中了。若再进一层寻味,则“明朝”与“今日”两句相对而言,“明朝相忆”不能仅限于到达常州前的一段日程之内。“楚水吴山”,道路“漫漫”,也意味着日后相聚不易。“明朝相忆” 之情愈见深长,则“今日”尽醉惜别之意也愈深切动人了。

此诗作者多用素辞,质朴自然而情溢纸墨,音调清畅,章法错综而有序,虽说“风神韵度”“不免见压于 《渭城》”,也自不失为同类诗中的佳作。

明代文学家顾鳞《批点唐诗正音》:此篇音律纯熟,语亦清婉,不须深语,自露深情。

明代文学家陈继儒《唐诗三集合编》:“雪晴云散北风寒”,所以“送君须尽醉”;“楚水吴山道路难”。所以“相忆路漫漫”。横竖错综,秩然不乱。盖规矩法度之作。

请代文学家黄叔灿《唐诗笺注》:此与摩诘《渭城》诗同意:“明朝相忆路漫漫”,语婉而深;“西出阳关无故人”,思沉而痛,各极其妙。

清代朴学大家黄生《唐诗摘钞》:此自送别佳作。然不免见压于《渭城》,要是风神韵度有逊耳。

近代诗人俞陛云《诗境浅说续编》:此诗直抒胸臆,初无深曲之思,而恋别情多。溢于纸墨。

贾至(718—772年), 字幼邻,洛阳(今河南洛阳市)人。唐玄宗天宝年间(742年正月—756年七月)明经及第,为单父县尉。安史乱起,从玄宗至蜀,知制诰。唐肃宗至德初年因事贬岳州司马,后升为尚书左丞。官至右散骑常侍。现存作品中以写送别者为多,颇有特色。《全唐诗》录其诗一卷。


相关文章推荐:
陪族叔刑部侍郎晔及中书贾舍人至游洞庭五首 | 陈继儒 | 黄生 | 俞陛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