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hnsjyk999.com
三九百科 包罗万象
贵儿戏 发布于:

贵儿戏,广东省怀集县地方传统戏剧,广东省省级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之一。

贵儿戏是由清朝以来每逢春节,桥头镇当地盛行舞狮、舞马、舞春牛、舞寿星公及舞龟鹿鹤,并演唱采茶曲,当地人也叫“舞春色”“耍年宵”,亦称“舞贵儿”等民间歌舞逐渐演变过来。

2007年6月18日,贵儿戏经广东省人民政府批准列入第二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遗产编号Ⅳ-36。

贵儿戏起源于广东省肇庆市怀集县桥头镇境内,它是在当地民间歌舞和说唱音乐的基础上逐渐形成的小剧种。

清同治年间,在舞狮、舞马等广场道具舞表演完毕之后,一般都附加有一、两个节目。这些节目有武术表演,也有说说唱唱之类的,说唱的节目大都是从外地传入的,如《十二月采茶》、《车龙卖灯》、《阿烂卖猪》、《磨生镜》、《补缸》等等,或者只说不唱,即兴编造一些笑话逗观众一乐。登场的演员通常只有1至2人。

清光绪年间,开始有人编排带有故事情节及两三个人物的雏形小戏,如《文公训侄》、《贤妻谏赌》、《大木节开花》等,配上由外地传入的〔采茶调〕或都用舞马时唱的〔马儿曲〕,以及类似粤讴的曲调演唱,这些依然是广场道具舞表演结束后的附加节目。

清末(1908年)以后,粤剧影响日广。桥头镇当地文人根据粤剧的剧目,或章回小说,或民间流传的故事,编写出人物角色众多、故事情节较强的长剧,用〔采茶调〕或者用舞马时的〔马儿曲〕演变的曲调,加上锣鼓伴奏进行演唱。

这种开展的演出,村民称之为“舞人”或“舞古人”,由于“舞人”的兴起,各种道具舞日渐式微,最后只剩下舞狮一种。到1937年以后,连舞狮也排除在“贵儿”之外,“贵儿”仅剩下“舞人”一种了,“贵儿”便宜成了戏曲的专用名称。

20世纪40年代,贵儿戏演出初具规模,5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是旺盛期,其活动从桥头镇内各村演出到怀集县其他镇热闹地方演出,再到邻县封开等地演出。

1966—1976年“,受文化大革命”影响,贵儿戏被禁止演出,期间转入低潮。

1978年,随着桥头镇当地文艺开始复苏,贵儿戏也迎来新的春天。

20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贵儿戏班多时30多个,演出活动也多,在场的观众水泄不通。

20世纪末之后,随着青壮力大量外出,加之年轻人不愿意学习,贵儿戏濒临失传。

至于“贵儿”一名的来历,一说表演者新年之际光临,是贵人及其儿女驾到之意;一说“贵儿”即“贵义”(当地土音“儿”与“义”同音不同声),说是表演者远道而来,情深义重,难能可贵之意;一说“贵儿”即“龟儿”,因当地舞龟而起。三种说法均缺乏依据,尚待考证。上述所云,各执一词,但持第一种说法居多。

怀集县桥头镇的语言属于广州方言语系,但其语音、词汇和语法等方面,与该县其他乡镇相比又有差异。贵儿戏用当地方言唱,其道白、白榄(有节奏的念白)、诗白则用该地的广州方言。

初期,唱腔是以外地传入的〔采茶调〕、〔补缸调〕等为曲调,并用“官话”演唱。如桥头镇平岗村戏班上演的《山伯英台》的“十送”、“看花”两个主要唱段,就是用两种不同的〔采茶调〕以“官话”演唱,这样的唱腔,观众不易接受;后来,有的戏班将本地舞马所唱的〔马儿曲〕变格,创造出一种曲调,用该地土话演唱,观众觉得亲切好听,易唱易懂,大受欢迎,这一曲调遂被固定下来并沿用至今,称为〔贵儿调〕,并逐渐抛弃了外来的曲调,生、旦、净、末、丑(贵儿戏称“杂脚”)均唱同一个〔贵儿调〕,只是在唱的时候,演员根据自己的角色需要作适当处理曲调节奏和演唱方法,以适合人物性格。以媒婆为例,饰者为了刻画这一人物花言巧语的特征,把曲调的节奏加快或拉长唱得油腔滑调,这样即使不报家门,观众一听就知道是媒婆登场了,只是在情感处理上,喜则唱得欢快,怒则唱得激愤,悲则唱得低沉,乐则唱得舒畅,演员可以随意发挥。

唱词均为七字句,按当地话声韵平仄,分上下句,四句为一组,第三、四句重复前两句的曲调后,末句再重复一遍作为收句,唱腔结构比较简单。〔贵儿调〕曲调低平,音域不宽,多是“5”、“6”音,配上唱词,听起来与当地人平时说话的语调较为接近,故老少咸宜,人人会唱。由于唱音中有“哎”的衬词,并在“5”音下面时有带鼻音的字(按土语发音)出现,如红、翁、洪、蒙、同、中、穷、黄、东、农、虫、逢、龙、重、通、冬、松等字,唱出来稍带“嗡嗡”的共鸣音,故当地乡民称此调为“哎嗡”,有时看贵儿戏也叫看“哎嗡”。演员用本嗓唱,只是在1949年以前,妇女不入戏班,其女角得由男子串演,唱、白才使用假嗓。新中国成立后,戏班有了女演员,但男女演员仍是同腔同调。

该剧种无帮腔和伴唱。只有2—4人的合唱,这种合唱一般用于“引唱”(即正戏开场前所唱,概括地介绍本剧内容和主要情节,引导观众看懂戏)和“拜别”(即戏演完之后向观众礼唱告别之词)时才出现。当然也在戏中出现合唱,那是在表现剧中人物想法一致而异口同声地唱同一唱词时采用。

该剧种重在通过说唱铺陈故事,演员在唱的时候,没有任何乐器伴奏,即一律以“徒歌”形式演唱,伴奏音乐只在演唱前、后或中间进行。

伴奏乐器有唢呐(又称大笛)手1—2人,打击乐(鼓、锣、钹)手3—4人,演出时坐于舞台左侧(旧称“出将”),但偶有坐于右侧(旧称“入相”)的。在演出中一般情况下不使用唢呐,只有在表现大官出场、庆贺喜事场面,为了强化气氛,才用单或双唢呐配合打击乐伴奏。唢呐的主要曲牌是〔文接驾〕,还有与粤剧曲牌相同的〔大开门〕、〔小开门〕等。除此之外,戏班出发、回程途中的“行路”和开场前的“闹棚”,亦以唢呐加打击乐演奏。

打击乐器有三类。鼓类:扁鼓、堂鼓、沙鼓、卜鱼等。锣类:高边锣、文锣、大锣、小锣。钹类:大钹、京钹。锣鼓点主要有〔出场〕、〔入场〕、〔间唱〕、〔间白〕、〔白榄〕、〔探路〕、〔武打〕等。

出场锣鼓,是演员踩着节拍出场时的锣鼓点,但并非专用锣鼓,因为有时也可以作入场锣鼓使用。

入场锣鼓,是演员入场用的锣鼓点。

间唱锣鼓,亦称收唱锣鼓、过位锣鼓。是在演员每唱完一段,于最后一句(复句)唱完后使用的,还有演员之间如需要交换位置,即踏着锣鼓点过位。

间白锣鼓,用于念白(包括诗白)之间,每句一或二槌,结束句为三槌。

白榄锣鼓,为念白敲击节奏,分边鼓(敲鼓边或卜鱼)和结束两种。

探路锣鼓,是配合演员有探(摸)路的舞蹈动作时用的。

庆贺锣鼓,又称喜庆锣鼓(与唢呐曲〔文接驾〕相同),用于喜庆如大官出场、金榜题名、新婚拜堂等隆重、热烈场面。

武打锣鼓,借用粤剧的武打锣鼓。

闹棚锣鼓,亦作闹台锣鼓,是戏班在开场之前为了大张声势,招徕观众而敲打的,锣鼓谱与粤剧的〔大开门〕基本相同。

行路锣鼓,用于戏班出发或归家路上,锣鼓谱与当地的“八音”锣鼓相同,反复循环,配上单或双唢呐伴奏、间奏。

贵儿戏班以“堂”为单位,每“堂”为一班,或一团,或一队。“堂”来历于“横彩”上标明的“某某堂”。自有贵儿戏班以来,曾出现下列诸“堂”:“庆春堂”、“耍春堂”、“玩春堂”、“联春堂”、“迎春堂”、“游春堂”、“赏春堂”、“乐春堂”、“新德堂”、“共和堂”、“和贵堂”等等。

“堂名”多数不是自封,为外班或外村有名望者所赠。亦有许多戏班未取“堂名”,则以村名称呼。

如庆春堂,是当地较早组成的贵儿戏班之一。约于清光绪六年(1880年)安洞村(今团结)孔万珠(1835—1911年)牵头组织的戏班。初为舞春牛唱采茶,孔万珠扮车龙唱卖灯。后传其子孔治煌,孔又邀谢如音等人加入,仍唱《车龙卖灯》。孔万珠家中富有,鼎力组班并施教于子,乡里广为传颂,人赠“庆春堂”之名,唤孔万珠为“万珠公”。解放后此例不复。但该戏班遗风尚存。

贵儿戏代表剧目有《阿烂卖猪》《文公训侄》《仁贵征东》《乞丐与状元》《避火珠》《燕岩传》《羊倌驸马》《山乡风云》等。

贵儿戏形成于清朝中后期,流布于广东省怀集县桥头镇一带,属于广东省珍稀剧种和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在将近二百多年的发展过程中,贵儿戏在剧情表达、唱腔音乐、舞台表演、舞台美术等方面仍然保持着浓郁的戏剧原生态特质,被认为是研究民间地方小剧种形成和起源的“活化石”。

自改革开放开始,农民的思想观念发生了变化。人们不再满足农耕的生活。随着农村经济的发展青年农民也追求时尚的生活。农村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以后由于人多地少,除了部分农民种责任田以外剩余劳力外出打工,留守人员中的青壮年减少能演戏的人才缺乏。

现代科技的进步也带来了生产力的发展。一些原有的生产生活方式已逐步消失,如砍樵使用人力的船工已难以见到,自然、生活中的樵歌、渔歌就失去了生存的环境。农民的文化价值观在悄悄发生变化。由于欣赏电视节目,已成为农民的主流文化生活,人们在电视上接受了太多的他文化,致使他们传统的审美情趣发生了变化。甚至认为自己的文化太土,从而产生了对母文化价值的怀疑。

徐兆忠,男,1952年生,广东省肇庆市人。非物质文化遗产(贵儿戏)项目广东省级代表性传承人。

1984年—1991年,由原怀集县文化局副局长等人撰稿和编纂的《贵儿戏志》《贵儿戏音乐》先后成书,期间分别被《中国戏剧志·广东卷》和《中国戏曲音乐集成·广东卷》收录,至此贵儿戏成为广东省13个戏剧剧种之一,中国300多个地方剧种之一。

2006年8月,贵儿戏被列为肇庆市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

2013年8月,由怀集县桥头镇文化站、桥头镇燕岩诗社编写的《燕岩艺萃》正式面世,该书详尽地介绍了贵儿戏,是研究和了解贵儿戏的珍贵资料。

2017年5月,怀集县桥头镇在镇府三楼会议室举办了特色文化传统“贵儿戏”培训班和“燕岩南歌”培训班, 该培训班让群众对“贵儿戏”等加深热爱,弘扬乡土传统文化和传承。

2019年5月,由中共怀集县桥头镇委、桥头镇政府编写的一本《大美燕乡》也记录了贵儿戏详尽的内容,为传承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贵儿戏奠定基础。

重要演出

2015年1月,怀集县桥头镇“贵儿戏”参加了广东省非物质文化遗产“珍稀剧种”汇演,让在场人员零距离了解贵儿戏提供条件。

2018年4月,由怀集县文广新局、怀集县文化馆组织“和贵堂”贵儿戏班到怀集县桥头镇演出,为当地群众送上文化大餐,也弘扬了“非遗”文化。

荣誉表彰

1996年,贵儿戏发源地桥头镇被广东省文化厅命名为“广东省民族民间艺术之乡(贵儿戏)”。

“做赌鬼有热粉食”

却说大平村“玩春堂”贵儿戏班,民国初年演出《贤妻谏赌》,说的是一赌鬼执迷不悟,屡赌屡输,衣服被人剥去,只余裤衩,回家后妻人苦心劝谏,叫他回头是岸。饰赌鬼者高焕深(早卒),为了逼真,依戏所定,赤身上场。时值春寒,他强忍寒冷,将戏演完。为此,他成了班中的特殊人物,人们每晚都为他备热粉一碗,一则犒劳,二则驱寒。赌鬼饰者诙诣地说“做赌鬼有热粉食。”此语传出,笑谈一时。

“大鼻养”狂言出“傻子”

1951年春节时,保和村贵儿戏班派人到桥头圩借气灯以演出用,道及欲进桥头圩演戏。圩上人见多识广,看戏则诸多挑剔,街道一头目外号“大鼻养”(早卒)闻说便口出狂言:“进圩演出可以,但得有好戏,演得好有厚待,放千头炮。我谅你保和村无好戏,也不敢来。”

保和村人闻及大为气愤。几位戏班头目连夜商议决定将当地流传的民间故事《傻仔祝福》改编成戏。徐汝忠是一个编剧捷才,奋战一夜便赶出台本,次日练排,演员们亦个个用功,当天就将戏排好。第三天前往桥头圩发帖,大鼻养惊疑,一再问实,方允该戏班入圩演出。由于该戏班名丑符树兴扮相奇妙,演得灵活,戏刚开场便吸引观众,而且人越来越多。当晚有另外三个贵儿戏班在圩附近演出,观众大多争看《傻仔祝福》,致使那三台戏场面寥落,草草收场后亦去一睹“傻仔”。大鼻养不敢食言,对保和村戏班刮目相看,予以热情招待,并放千头炮相送。保和村人即出了一口气,也出了一好戏,四方争请,恨无分身之术。于是,“大鼻养狂言出‘傻仔’”留下轶闻。

老符不去北京去“长安”

说是1958年秋冬,红光社贵儿戏班正密锣紧鼓排练《李旦凤娇》,原保和村贵儿戏班名丑符树兴(1927—1973年)已是国家干部,被调到红光社工作。他在戏中饰马迪。恰巧此时上级叫他去北京参观农业展览会。符为了演他的角色,硬是请上级另外派人代表他上京。人笑他这回真正是傻仔,不去北京去“长安”(因《李旦凤娇》一戏取自《薛刚反唐》一书,唐都在长安)。此话流传一时。


相关文章推荐:
怀集县 | 贵儿戏志 | 贵儿戏音乐 | 燕岩艺萃 | 大美燕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