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hnsjyk999.com
三九百科 包罗万象
朱敦儒 发布于:

朱敦儒 (1081-1159),字希真,号岩壑,又称伊水老人、洛川先生。洛阳人。历兵部郎中、临安府通判、秘书郎、都官员外郎、两浙东路提点刑狱,致仕,居嘉禾。绍兴二十九年(1159)卒。有词三卷,名《樵歌》。朱敦儒获得“词俊”之名,儒客大家,与“诗俊”陈与义等并称为“洛中八俊” (楼钥《跋朱岩壑鹤赋及送闾丘使君诗》)。朱敦儒著有《岩壑老人诗文》,已佚;今有词集《樵歌》,也称《太平樵歌》,《宋史》卷四四五有传。今录诗九首。

朱敦儒,早年以清高自许,两次举荐为学官而不出任。绍兴二年(公元1132年),有人向朝廷推荐朱敦儒,言敦儒有经世之才。高宗于是下诏任他为右迪功郎,并命肇庆府督促他赴临安任职。敦儒仍不肯受命,在众亲朋的劝说下,他方应诏前行。到了临安,赐进士出身,授予秘书省正字,尔后兼兵部郎官,迁两浙东路提点刑狱。后因发表主战言论,并与主战派李光等人一道,受到右谏议大夫汪勃的弹劾,于1149年被免职。不久,上疏请求退居嘉禾,晚年在秦桧的笼络下出任鸿胪少卿。

朱敦儒,最大的贡献是在文学创作上,其词作语言流畅,清新自然。他的词风可分为三个阶段:早年词风浓艳丽巧;中年的词风激昂慷慨;闲居后词风婉明清畅。由于家庭富裕,所以早年居洛时,经常狎妓冶游,寻访洛阳一带的山川名胜。他在后来所写的词中,曾对这段浪漫快乐的生活做过深情的回忆。在《雨中花》中写道:“故国当年得意,射麋上苑,走马长楸。对葱葱佳气,赤县神州。好景何曾虚过?胜友是处相留。向伊川雪夜,洛浦花朝,占断狂游。”在《临江仙》中写道:“生长西都(洛阳)逢化日,行歌不记流年。花间相过酒家眠。乘风游二室,弄雪过三川。”词中提及的伊川、洛浦二室(嵩山的太室峰、少室峰)、三川(伊水、洛水、黄河,泛指河洛大地)都是洛阳一带的山水胜地。“我是清都山水郎,天教分付与疏狂。玉楼金阙慵归去,且插梅花醉洛阳。”他的轻狂和傲骨,通过这几句激情洋溢的词,表现得淋漓尽致。

南渡之初,朱敦儒站在主战派一边,所写的词比较具有现实意义,多忧时愤乱之作,“中原乱,簪缨散,几时收?”沉痛凄怆,非常感人。到了晚年,过着闲适生活,词中充满了浮生若梦的消极思想与诗酒自放的颓废情调。

在两宋词史上,能比较完整地表现出自我一生行藏出处、心态情感变化的,除朱敦儒之外,就只有后来的辛弃疾。苏轼作为新词风的开拓者,虽然扩大了词的表现功能,开拓了抒情自我化的方向,但他还没有将自我完整的人生历程和整个精神世界写进词中(另一半写在他的诗里),诗词的表现功能还有所区分--词多言情,诗多言志和叙事。李清照也恪守这种惯例。朱敦儒则进一步发挥了词体抒情言志的功能,不仅用词来抒发自我的人生感受,而且以词表现社会现实,诗词的功能初步合一,从而给后来的辛派词人以更直接的启迪和影响。辛弃疾《念奴娇》词就明确说是“效朱希真体”,陆游年青时曾受知于朱敦儒,为人与作词都受朱敦儒的熏陶,他的名作《卜算子·咏梅》即与朱敦儒的《卜算子》(古涧一枝梅)风神相似。

鹧鸪天·西都作

我是清都山水郎,天教分付与疏狂。曾批给雨支风券,累奏流云借月章。

诗万首,酒千觞,几曾着眼看侯王。玉楼金阙慵归去,且插梅花醉洛阳。

鹧鸪天

曾为梅花醉不归。佳人挽袖乞新词。轻红遍写鸳鸯带,浓碧争斟翡翠卮。

人已老,事皆非。花前不饮泪沾衣。如今但欲关门睡,一任梅花作雪飞。

鹧鸪天

检尽历头冬又残。爱他风雪忍他寒。拖条竹杖家家酒,上个蓝舆处处山。

添老大,转痴顽。谢天教我老来闲。道人还了鸳鸯债,纸帐梅花醉梦间。

一落索

惯被好花留住。蝶飞莺语。少年场上醉乡中,容易放、春归去。

今日江南春暮。朱颜何处。莫将愁绪比飞花,花有数、愁无数。

好事近·渔父词

摇首出红尘,醒醉更无时节。活计绿蓑青笠,惯披霜冲雪。

晚来风定钓丝闲,上下是新月。千里水天一色,看孤鸿明灭。

好事近·渔父词

渔父长身来,只共钓竿相识。随意转船回棹,似飞空无迹。

芦花开落任浮生,长醉是良策。昨夜一江风雨,都不曾听得。

好事近·渔父词

拨转钓鱼船,江海尽为吾宅。恰向洞庭沽酒,却钱塘横笛。

醉颜禁冷更添红,潮落下前碛。经过子陵滩畔,得梅花消息。

好事近·渔父词

短棹钓船轻,江上晚烟笼碧。塞雁海鸥分路,占江天秋色。

锦鳞拨刺满篮鱼,取酒价相敌。风顺片帆归去,有何人留得。

好事近·渔父词

失却故山云,索手指空为客。莼菜鲈鱼留我,住鸳鸯湖侧。

偶然添酒旧壶卢,小醉度朝夕。吹笛波楼下,有何人相识。

好事近·渔父词

猛向这边来,得个信音端的。天与一轮钓线,领烟波千亿。

红尘今古转船头,鸥鹭已陈迹。不受世间拘束,任东西南北。

临江仙

直自凤凰城破后,擘钗破镜分飞。天涯海角信音稀。梦回辽海北,魂断玉关西。

月解重圆星解聚,如何不见人归。今春还听杜鹃啼。年年看塞雁,一十四番回。

浪淘沙·康州泊船

风约雨横江,秋满蓬窗。个中物色尽凄凉。更是行人行未得,独系归艎。

拥被换残香。黄卷堆床。开愁展恨翦思量。伊是浮云侬是梦,休问家乡。

朝中措

先生筇杖是生涯。挑月更担花。把住都无憎爱,放行总是烟霞。

飘然携去,旗亭问酒,萧寺寻茶。恰似黄郦无定,不知飞到谁家。

朝中措

登临何处自销忧。直北看扬州。朱雀桥边晚市,石头城下新秋。

昔人何在,悲凉故国,寂寞潮头。个是一场春梦,长江不住东流。

朝中措

当年弹铗五陵间。行处万人看。雪猎星飞羽箭,春游花簇雕鞍。

飘零到此,天涯倦客,海上苍颜。多谢江南苏小,尊前怪我青衫。

朝中措

红稀绿暗掩重门。芳径罢追寻。已是老于前岁,那堪穷似他人。

一杯自劝,江湖倦客,风雨残春。不是酴醿相伴,如何过得黄昏。

长相思

昨日晴。今日阴。楼下飞花楼上云。阑干双泪痕。

江南人。江北人。一样春风两样情。晚寒潮未平。

沙塞子

万里飘零南越,山引泪,酒添愁。不见凤楼龙阙、又惊秋。

九日江亭闲望,蛮树绕,瘴云浮。肠断红蕉花晚、水西流。

西江月

世事短如春梦,人情薄似秋云。不须计较苦劳心。万事原来有命。

幸过三杯酒好,况逢一朵花新。片时欢笑且相亲。明日阴晴未定。

西江月

日日深杯酒满,朝朝小圃花开。自歌自舞自开怀,无拘无束无碍。

青史几番春梦,黄泉(一说红尘)多少奇才。不须计较与安排。领取而今现在。

望江南

炎昼永,初夜月侵床。露卧一丛莲叶畔,芙蓉香细水风凉。枕上是仙乡。

浮世事,能有几多长。白日明朝依旧在,黄花非晚是重阳。不用苦思量。

点绛唇

淮海秋风,冶城飞下扬州叶。画船催发。倾酒留君别。

卧倒金壶,相对天涯客。阳关彻。大江横绝。泪湿杯中月。

减字木兰花

刘郎已老。不管桃花依旧笑。要听琵琶。重院莺啼觅谢家。

曲终人醉。多似浔阳江上泪。万里东风。国破山河落照红。

减字木兰花

慵歌怕酒。今日春衫惊着瘦。双燕帘栊。金鸭香沈客泪中。

琵琶重听。谁信人间多少恨,落日东风。吹得桃花满院红。

诉衷情

老人无复少年欢。嫌酒倦吹弹。黄昏又是风雨,楼外角声残。

悲故国,念尘寰。事难言。下了纸帐,曳上青毡,一任霜寒。

采桑子·彭浪矶

扁舟去作江南客,旅雁孤云。万里烟尘。回首中原泪满巾。

碧山对晚汀洲冷,枫叶芦根。日落波平。愁损辞乡去国人。

采桑子

一番海角凄凉梦,却到长安。翠帐犀帘。依旧屏斜十二山。

玉人为我调琴瑟,颦黛低鬟。云散香残。风雨蛮溪半夜寒。

相见欢

东风吹尽江梅。橘花开。旧日吴王宫殿、长青苔。

今古事。英雄泪。老相催。长恨夕阳西去、晚潮回。

相见欢

金陵城上西楼。倚清秋。万里夕阳垂地,大江流。

中原乱,簪缨散,几时收?试倩悲风吹泪,过扬州。

卜算子

旅雁向南飞,风雨群初失。饥渴辛勤两翅垂,独下寒汀立。

鸥鹭苦难亲,矰缴忧相逼。云海茫茫无处归,谁听哀鸣急。

卜算子

碧瓦小红楼,芳草江南岸。雨后纱窗几阵寒,零落梨花晚。

看到水如云,送尽鸦成点。南北东西处处愁,独倚阑干遍。

卜算子

古涧一枝梅,免被园林锁。路远山深不怕寒,似共春相趓。

幽思有谁知,托契都难可。独自风流独自香,明月来寻我。

水调歌头·淮阴

当年五陵下,结客占春游。红缨翠带,谈笑跋马水西头。

落日经过桃叶,不管插花归去,小袖挽人留。换酒春壶碧,脱帽醉青楼。

楚云惊,陇水散,两飘流。如今憔悴,天涯何处可销忧。

长揖飞鸿旧月。不知今夕烟水,都照几人愁。有泪看芳草,无路认西州。

水调歌头·对月有感

天宇着垂象,日月共回旋。因何明月,偏被指点古来传。

浪语修成七宝,漫说霓裳九奏,阿姊最婵娟。愤激书青奏,伏愿听臣言。

诏六丁,驱狡兔,屏痴蟾。移根老桂,种在历历白榆边。

深锁广寒宫殿,不许姮娥歌舞,按次守星躔。永使无亏缺,长对日团圆。

水龙吟

放船千里凌波去。略为吴山留顾。云屯水府,涛随神女,九江东注。

北客翩然,壮心偏感,年华将暮。念伊嵩旧隐,巢由故友,南柯梦、遽如许。

回首妖氛未扫,问人间、英雄何处。奇谋报国,可怜无用,尘昏白羽。

铁锁横江,锦帆冲浪,孙郎良苦。但愁敲桂棹,悲吟梁父,泪流如雨。

忆秦娥·若无置酒朝元亭,师厚同饮作

西江碧。江亭夜燕天涯客。天涯客。一杯相属,此夕何夕。

烛残花懒歌声急。秦关汉苑无消息。无消息。戍楼吹角,故人难得。

念奴娇·垂虹亭

放船纵棹,趁吴江风露,平分秋色。帆卷垂虹波面冷,初落萧萧枫叶。

万顷琉璃,一轮金鉴,与我成三客。碧空寥廓,瑞星银汉争白。

深夜悄悄鱼龙,灵旗收暮霭,天光相接。莹澈乾坤,全放出、叠玉层冰宫阙。

洗尽凡心,相忘尘世,梦想都销歇。胸中云海,浩然犹浸明月。

念奴娇

插天翠柳,被何人,推上一轮明月。照我藤床凉似水,飞入瑶台琼阙。

雾冷笙箫,风轻环佩,玉锁无人掣。闭云收尽,海光天影相接。

谁信有药长生,素娥新链就,飞霜凝雪。打碎珊瑚,争似看、仙桂扶疏横绝。

洗尽凡心,满身清露,冷浸萧萧发。明朝尘世,记取休向人说。

太夫人挽诗一首

桧仙分绛节,鹊瑞得黄裳。举案蒲轮逸,趋庭桂籍芳。

鲍姑宜不老,织女忽还光。孝子号风树,凄凉靡夕阳。

朱敦儒,字希真,河南人。父勃,绍圣谏官。敦儒志行高洁,虽为布衣,而有朝野之望。靖康中,召至京师,将处以学官,敦儒辞曰:“麋鹿之性,自乐闲旷,爵禄非所愿也。”固辞还山。高宗即位,诏举草泽才德之士,预选者命中书策试,授以官,于是淮西部使者言敦儒有文武才,召之。敦儒又辞。避乱客南雄州,张浚奏赴军前计议,弗起。

绍兴二年,宣谕使明橐言敦儒深达治体,有经世才,廷臣亦多称其靖退。诏以为右迪功郎,下肇庆府敦遣诣行在,敦儒不肯受诏。其故人劝之曰:“今天子侧席幽士,翼宣中兴,谯定召于蜀,苏庠召于浙,张自牧召于长芦,莫不声流天京,风动郡国,君何为栖茅茹藿,白首岩谷乎!”敦儒始幡然而起。既至,命对便殿,论议明畅。上悦,赐进士出身,为秘书省正字。俄兼兵部郎官,迁两浙东路提点刑狱。会右谏议大夫汪勃劾敦儒专立异论,与李光交通。高宗曰:“爵禄所以厉世,如其可与,则文臣便至侍从,武臣便至节钺。如其不可,虽一命亦不容轻授。”敦儒遂罢。十九年,上疏请归,许之。

敦儒素工诗及乐府,婉丽清畅。时秦桧当国,喜奖用骚人墨客以文太平,桧子熺亦好诗,于是先用敦儒子为删定官,复除敦儒鸿胪少卿。桧死,敦儒亦废。谈者谓敦儒老怀舐犊之爱,而畏避窜逐,故其节不终云。


相关文章推荐:
洛阳 | 郎中 | 临安府 | 秘书郎 | 两浙东路 | 提点刑狱 | 嘉禾 | 樵歌 | 词俊 | 诗俊 | 陈与义 | 樵歌 | 宋史 | 洛阳 | 经世之才 | 肇庆府 | 进士出身 | 秘书省 | 两浙东路 | 提点刑狱 | 右谏议大夫 | 秦桧 | 雨中花 | 临江仙 | 过酒家 | 太室 | 黄河 | 玉楼金阙 | 梅花 | 浮生若梦 | 辛弃疾 | 苏轼 | 李清照 | 朱希真 | 陆游 | 鹧鸪天 | 千觞 | 玉楼金阙 | 梅花 | 雪飞 | 纸帐梅花 | 一落索 | 朱颜 | 渔父词 | 渔父词 | 江海 | 钱塘 | 梅花 | 分路 | 江天 | 相敌 | 鸳鸯湖 | 临江仙 | 分飞 | 天涯海角 | 海北 | 杜鹃 | 康州 | 归艎 | 黄卷 | 休问 | 直北 | 朱雀桥 | 晚市 | 石头城 | 长江 | 五陵 | 飞羽箭 | 苏小 | 前岁 | 堪穷 | 江南人 | 南越 | 凤楼龙阙 | 江亭 | 云浮 | 西江月 | 春梦 | 炎昼 | 莲叶 | 点绛唇 | 阳关 | 减字木兰花 | 桃花依旧 | 多少恨 | 诉衷情 | 采桑子 | 中原 | 碧山 | 翠帐 | 相见欢 | 江梅 | 吴王 | 卜算子 | 梨花 | 南北东西 | 托契 | 明月 | 淮阴 | 五陵 | 楚云 | 水调歌头 | 明月 | 青奏 | 白榆 | 吴山 | 九江 | 南柯梦 | 奇谋 | 白羽 | 铁锁横江 | 孙郎 | 桂棹 | 忆秦娥 | 西江 | 江亭 | 何夕 | 念奴娇 | · | 垂虹亭 | 吴江 | 平分秋色 | 万顷琉璃 | 瑞星 | 暮霭 | 凡心 | 销歇 | 明月 | 素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