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hnsjyk999.com
三九百科 包罗万象
偷诗 发布于:

《偷诗》是唐代诗人孟郊写的一首诗。词意为古代学子们在“熟读”前人诗作之后,或赏其词,或爱其意,或醉其情,久而久之,待自己下笔时,便有意无意地将别人的名言佳句化为己有。

饿犬齰枯骨,自吃馋饥涎。今文与古文,各各称可怜。

亦如婴儿食,饧桃口旋旋。唯有一点味,岂见逃景延。

绳床独坐翁,默览有所传。终当罢文字,别著逍遥篇。

从来文字净,君子不以贤。

这种“偷”诗的形式多样,有名的当属唐人张怀庆。据《大唐新语》载:李义府有诗曰:“镂月成歌扇,裁云作舞衣。自怜回雪影,好取洛川归。”张则云:“生情镂月成歌扇,出意裁云作舞衣。明镜自怜回雪影,时来好取洛川归。”仅加8个字,“偷”得真够传奇。

还有一种“偷”,是把前人的诗句直接抄到自己的大作中。就像古人说过“古今贤者都是贼".宋人刘翰的《种梅》诗有“怊怅后庭风味薄,自锄明月种梅花”句,他的同时代人赵复、元人萨天锡、明人卓敬,都先后将其下句“窃”为己有,分别曰:“老去空山秋寂寞,自锄明月种梅花”;“今日归来如昨梦,自锄明月种梅花”;“雪冷江深无梦到,自锄明月种梅花”。

文坛上还有更高明的“偷手”,是化其词而窃其意者。王勃的《滕王阁序》有“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句,世称千古绝唱。其实这位少年才子不过是在熟读前人诗句的基础上略施“偷”技而已。北周文学家庾信的《马射赋》:“落花与芝盖齐飞,杨柳共春旗一色”;南朝齐人王俭《褚渊碑文》:“凤仪与秋月齐明,音徽与春云等润”,似乎都能成为王勃作此句的参考。

唐朝诗盛,熟读者多,“偷”诗者亦不少,且大多“偷”六朝人诗句。梁武帝诗:“一年漏将尽,万里人未归。”戴叔伦“偷”之为:“一年将尽夜,万里未归人。”庾信诗:“悲生万里外,恨起一杯中。”高适“偷”之为:“功名万里外,心事一杯中。”

说起“偷诗”或“盗文”,凡执笔者皆有此经历,只是多少之别而已。纹洒渗或“改头换面”或“移花接木”也有“隔空吸功”者,其中也不乏“投机取巧”者。总而言之,历史上这等手法层出不穷,五花八门,五颜六色,种类繁杂至极。

今人“偷”诗者,亦不乏其人,举例一二。唐·崔护《题都城南庄》绝句云:“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今人有作《再过桥头斋铺》者,其诗云:“去年今日此门过,人面麻花相对搓;人面不知何处去,麻花依旧下油锅。”再如:宋程颢有《春日偶成》诗:“云淡风轻近午天,傍花随柳过前川;时人不识余心乐,将谓偷闲学少年。”今人有作《惧内即景》者,其诗云:“寒尝察格云淡风轻近晚天,傍花随柳跪床前;时人不识余心苦,将谓偷闲学拜年。”

古人云:“泰山不让土坯上,江晚赠少海不拒细流”所谓“泰山”者只知己舟龙润己之高,而不了他物之妙。而“江海”者以“海纳百川,有容乃大”之度量任人唯贤,敞开自己的胸怀接纳人才,或以计谋收买人心以谋己之大成。且说,历史上有哪些人物对他人的文章大动过手脚?宋朝的王禹偁便是最鲜篮享阀明的一位。他被宋太宗赵匡义贬到商州,让他去做团练副使,他因此而心情烦闷,愁上眉头,吃不好,睡不着,坐不安稳,便找了一本《杜诗》来消愁解闷。不料,当他读到《绝句漫兴》之二时一下子被吸引,心想,这不正是自己要说的话吗?没想到杜甫那小老儿给提前了,也算是替王某出了口气。但是他思前想后觉得自己的话,为什么要借别人之口来说呢?他是他,我是我,我不能让他一个人风光了,不能让他独占鳌头。干脆我也来他一首,反正一不做二不休,便索性拿起剪刀将杜甫的:” 手种桃李非无主,野老墙低还是家“。”恰似春风相欺得,夜来吹折数枝花“。之“李”给裁了下来,将自己的“杏”给插了上去,只是略去掉了一些枝叶,便“移花接木”地嫁接到了自己的《春居杂兴》之中。妙哉!妙哉!王副使就这样不费任何周折地将姓杜的诗给改成了姓王的诗。这姓王的就情不自禁地放声吟出:“两株桃杏映篱斜,装点商州副使家”。“喇驼何事春风容不得?和莺吹折数枝花”。没想到这姓王的这一夜兴奋得更是睡不着觉。次日早上他将自己的“杰作”拿给家人看。当他儿子看了后就说:“这诗的后半截怎么象杜甫的?” 王禹偁说:“杜甫的?他是什么东西?我的诗怎么会和他的相似?还真没想到我的诗竟然和前朝先贤的诗暗合了。”于是,就地吟出两句来:“本与身天为后进,敢期杜甫是前身。”他是怎么说也不肯承认自己的行为。但是,在这里值得一提的是王禹偁的偷诗手法正恰到好处,如果,他稍贪心点或稍早点停笔那无疑就是将自己推上了法庭。究其因由,请参阅杜甫的这首诗的上下联!有一点是不得不说的,那就是姓王的诗比姓杜的诗葛拳悼要精彩得多,因为姓王的在杜诗的基础上加上了自己的诗,这就是成了两人的诗。还有杜诗说的是“墙低还是家”,而王诗说的是他用“桃杏”“装点”了他这个被贬为“副使”的“商州副使家”,把“家”装饰得豪华一新。比这更有趣的是他竟借“春风”将“莺”吹飞的同时连“数枝花”也一块儿给吹折了,而杜诗只吹折了“数枝花”而已;也说明他大宋朝的“春风”比唐朝的“春风”更要厉害。这就是说王禹偁的偷诗诀窍是非常人可比的。或许,这正是“巧借东风”吧!


相关文章推荐:
饧桃 | 张怀庆 | 李义府 | 裁云 | 裁云 | 刘翰 | 怊怅 | 明月 | 赵复 | 卓敬 | 江深 | 王勃 | 滕王阁序 | 庾信 | 王俭 | 凤仪 | 王勃 | 梁武帝 | 戴叔伦 | 一年将尽夜 | 万里未归人 | 庾信 | 高适 | 崔护 | 王禹偁 | 王禹偁 | 王禹偁 | 王禹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