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陵诗三十韵因呈县内诸官名词解释-三九百科
网站地图
hnsjyk999.com
三九百科 包罗万象
桥陵诗三十韵因呈县内诸官 发布于:

先帝昔晏驾,兹山朝百灵。

桥陵诗三十韵因呈县内诸官(1)

先帝昔晏驾(2),兹山朝百灵(3)。

崇冈拥象设(4),沃野开天庭(5)。

即事壮重险(6),论功超五丁(7)。

坡陀因厚地(8),却略罗峻屏(9)。

云阙虚冉冉(10),松风肃泠泠(11)。

石门霜露白(12),玉殿毒苔青(13)。

宫女晚知曙(14),祠官朝见星(15)。

空梁簇画戟(16),阴井敲铜瓶(17)。

中使日相继(18),惟王心不宁(19)。

岂徒恤备享(20),尚谓求无形(21)。

孝理敦国政(22),神凝推道经(23)。

瑞芝产庙柱(24),好鸟鸣岩扃(25)。

高岳前嵂崒(26),洪河左滢潆(27)。

金城蓄峻趾(28),沙苑交回汀(29)。

永与奥区固(30),川原纷眇冥(31)。

居然赤县立(32),台榭争苕亭(33)。

官属果称是(34),声华真可听(35)。

王刘美竹润(36),裴李春兰馨(37)。

郑氏才振古(38),啖侯笔不停(39)。

遣词必中律(40),利物常发硎(41)。

绮绣相展转(42),琳琅愈青荧(43)。

侧闻鲁恭化(44),秉德崔瑗铭(45)。

太史候凫影(46),王乔随鹤翎(47)。

朝仪限霄汉(48),客思回林坰(49)。

轗轲辞下杜(50),飘飖凌浊泾(51)。

诸生旧短褐(52),旅泛一浮萍(53)。

荒岁儿女瘦(54),暮途涕泗零(55)。

主人念老马(56),廨署容秋萤(57)。

流寓理岂惬(58),穷愁醉不醒(59)。

何当摆俗累(60),浩荡乘沧溟(61)。

(1)黄鹤注:师氏曰:天子之陵曰山陵,取高大之意。《旧唐书》:开元四年十月,葬睿宗于桥陵。奉先县,本同州蒲城县,以管桥陵,改属京兆府,仍改为奉先。开元十七年,制官员同赤县。《新书》:桥陵,在奉先县西北三十里丰山。

(2)《萧望之传》:“先帝圣德。”《汉书》:“宫车晏驾。”注:“王者初崩,臣子之心犹谓宫车晚出。”

(3)宋之问诗:“兹山栖灵异。”《东都赋》:“礼神祇,怀百灵。”

(4)《嵇康赋》:“记峻岳之崇冈。”《招魂》:“象设居室,静安闲些。”注:“象,法也,言为君造设屋宇,法象旧庐。”

(5)《国策》:苏秦说惠王曰:“秦地沃野千里。”扬雄《甘泉赋》:“开天庭兮回群神。”

(6)陶潜诗:“即事多所欣。”《易》:“习坎,重险也。”《天台赋》:“履重险而逾阪。”

(7)《史记·甘茂传》:乐羊返而论功。《华阳国志》:蜀有五丁力士,能移山举万钧,每一王死,辄为立大石,长三丈,重千钧,为墓志。

(8)坡陀,注见上章。《东京赋》:“岂徒局高天蹐厚地而已哉。”

(9)古乐府:“却略再拜跪。”

(10)《汉·祭祀志》:“云气成宫阙。”陶潜诗:“冉冉星气流。”

(11)颜延之诗:“松风遵路急。”《离骚》:“下泠泠而来风。”

(12)《山海经》:积石之山,其下有石门。此石门指墓门言。《记》:“霜露既降,君子履之,必有凄怆之心。”

(13)曹植诗:“欢坐玉殿。”孙绰赋:“践莓苔之滑石。”

(14)后汉郎顗疏:“简出宫女。”

(15)《前汉·郊礼志》:祠官各以岁时祠如故。江斅《让婚表》:“夕不见晚魄,朝不见曙星。”谢灵运诗:“晓闻夕飚急,晚见朝日暾。”此诗“晚知曙”、“朝见星”所自出。

(16)薛道衡诗:“空梁落燕泥。”

(17)庾丹诗:“铜瓶素丝绠。”

(18)朱鹤龄注:《旧书》:天宝十载正月,太庙置内官,供洒扫诸陵庙。《晋·武帝纪》:“中使相继,奉问起居。”

(19)《诗》:“王心载宁。”

(20)《记》:“备物之享。”《唐六典》:凡朔望、元正、冬至、寒食,皆修享于诸陵,若桥陵则日献羞焉。

(21)《曲礼》:“视于无形,听于无声。”

(22)沈炯《陈情表》:“刑于四海,弘此孝理。”《孟子》:“行乎国政。”

(23)《庄子》:“其神凝。”《旧书》:天宝十四载,颁《御注老子道德经》并《义疏》于天下。

(24)《杜诗博议》:《旧唐书》:天宝七载三月,大同殿柱产玉芝,八载六月,又产玉芝。此云产庙柱,盖桥陵亦有之也。

(25)曹植诗:“好鸟鸣高枝。”宋之问诗:“待月咏岩肩。”

(26)高岳,指华山。《诗》:“崧高维岳。”《子虚赋》:“隆崇嵂崒崔。”

(27)《西都赋》:“带以洪河泾渭之川。”《水经注》:“河水又南经蒲城东。”阚駰曰:蒲城在西北。《江赋》:“漩澴濴..。”

(28)钱谦益笺:《寰宇记》:秦孝公元年筑长城,简公二年堑洛,故云自郑滨洛,今沙苑长城是也。《三秦记》云:在蒲城东五十里,秦筑长城,即是堑洛也。贾谊云:“关中之固,金城千里。”指长城也。旧注引京兆始平之金城,非是。《魏都赋》:“藐藐标危,亭亭峻趾。”注:“趾,基也。”

(29)沙苑,注见前。陈子昂诗:“祓宴坐回汀。”

(30)《西都赋》,“防御之阻,则天地之奥区焉。”

(31)昙暖诗:“川原多旧迹。”

(32)张翰诗;“能否居然别。”

(33)《韩诗外传》:“台榭不如丘山。”江淹诗,“岧亭南楼期。”

(34)汉宜帝诏:二千石各察官属。此指县内诸官。称是,称职也。《梁孝王传》:“他财物称是。”

(35)刘峻书:“声华无寂。”

(36)《吴志》:虞翻以所注《易》示孔融,答书曰:“延陵之知乐,吾子之治《易》,乃知江南之美者,非徒会稽之竹箭。”

(37)《楚辞》:“春兰兮秋菊。”阮籍诗:“二子赠嘉诗,馥如幽兰馨。”

(38)吴陆景书:“高风振古。”

(39)朱鹤龄注:啖侯,疑即啖助。《唐书》:啖助,安叔佐,赵州人,淹该经术,善为《春秋》之三家短长,号集传。《鹦鹉赋序》:“笔不停缀。”

(40)《文赋序》:“夫其放言遣词,良多变矣。”王褒《四子讲德论》:“转运中律。”

(41)《庄子》:“刀刃若新发于硎。”

(42)《淮南子》:“养之以刍豢,衣之以绮绣。”《诗》:“辗转反侧。”

(43)《抱朴子》:“琳琅坠于笔端。”《西都赋》:“琳珉青荧。”颜师古注:“色青而有光荧也。”

(44)司马迁书:“侧闻长者之风。”《后汉书》:鲁恭为中牟令,专以德化为理,不任刑罚。

(45)《楚辞》:“秉德无私。”汉文帝诏:“秉德以陪朕。”《后汉书》:崔瑗举茂才,为汲令,作座右铭。

(46)凫影,见《九日杨奉先》诗。

(47)《列仙传》:王子乔,周灵王太子晋也,七月七日,乘白鹤于缑氏山头,举手谢时人,数日而去。

(48)《汉书》:叔孙通起朝仪。谢灵运诗:“结念属霄汉。”

(49)宋武帝诗:“客思空已繁。”谢灵运诗:“相送越林坰。”

(50)《长安志》:下杜城,在长安县南一十五里,其城周三里。《汉书·宣帝纪》:“尤乐杜鄠之间,率常在下杜。”应劭曰:“下杜城,故杜陵之下,聚落也。”

(51)曹植诗:“罗衣何飘飖。”黄鹤曰:泾水本浊,而后人袭舛,多以为泾清。《诗》云“泾以渭浊”,犹谓泾以渭而见其浊也。泾水在长安之北,公自杜陵往奉先,故渡此水。

(52)任昉表:“臣本自诸生,家承素业。”

(53)傅玄歌:“浮萍本无根,非水将何依。”

(54)荒岁,谓天宝十三载,秋霖,关中大饥。陶潜诗:“固为儿女忧。”

(55)汉主父偃曰:“日暮途远。”《诗》:“涕泗滂沱。”《说文》:“自鼻曰涕,自目曰泗。”

(56)主人,指奉先令。《韩诗外传》:田子方出,见老马于道,喟然叹曰:“少尽其力,老弃其身,仁者不为也。”束帛赎之。

(57)左思《吴都赋》:“廨署棋布。”江淹《画扇赋》:“秋萤兮初飞。”(58)谢灵运《拟王粲诗序》:“家本秦川贵公子,遭乱流寓,自伤情多也。”谢灵运诗:“意惬理无违。”

(59)《史记》:“虞卿非穷愁,不能著书以自见于后世。”

(60)凌敬诗:“心灰俗累忘。”

(61)《楚辞》:“志浩荡而伤怀。”谢朓《笺》:“沧溟未运,波臣自荡。”注:“沧溟,海也。”

此诗作于公元755年(唐玄宗天宝十三年)。黄鹤《集千家注分类杜工部诗》:诗云“廨宇客秋萤”,又云“荒岁见女瘦”,当是天宝十三载,物价暴贵,人多乏食时,往见诸官而作。又篇内不言禄山之事,知非十四载所作矣。

此诗分六段。前四段各八句,后二段各十四句。

前四段,历叙桥陵始末。首段记山陵之阔大也。百灵,言诸神拱护。象设,石马之类。天庭,坛宇之高。即事,起陵之事。五丁,开凿之功。陂陀,言山势迢递。却略,状山背后拥。次段记寝殿,而及守陵之事。云阙凌虚,言高大也。松风肃然,言阴寒也。石门冷,故霜露常凝。玉殿空,故莓苔常绿。祠官早入,故梁间簇戟。宫女奉盥,故铜瓶汲井。三段记圣孝,而及感应之符。遣使守陵,而君心未安,尽不徒备享为仪,直欲视于无形矣。敦国政,开元致治也,推道经,御注《老子》也。瑞芝好鸟,言陵上祯祥。四段记山川形胜,而并叙改县之由。拱岳带河,抱城环苑,见此陵为王气所钟。永与二句,申言地脉之悠长。居然二句,称其规模之弘远。嵂崒,耸峙貌。滢潆,回旋貌。眇冥,谓川流插伏。岧亭,谓台形高秀。下四,乃隔句对法。

第五段赞美县内诸公。王刘六人,皆称职而有声者。遣词四句,称其文章。侧闻四句,叙其政事。

末段叙客况凄凉也。公未受官,故有朝仪二句。来自长安,故有下杜二句。诸生四句,飘零穷老之感。主人四句,秋日旅居之事。末乃不得志而思遁迹矣。

王洙《谈录》云:唐郑颢自言梦为诗十许韵,有云“石门霜露白,玉殿燕苔青”,意甚恶之。后遇宣宗山陵,因复缉成。此杜公《桥陵》诗也,颢以为园陵之祥,不亦可鄙乎。

胡夏客曰:此诗前半篇但咏桥陵,略不及诸官,后但味诸官,略不及桥陵,结则陵与官皆不及,但自作感慨。此少陵自成章法也。

杜甫

(712~770)字子美,诗中尝自称少陵野老,世称杜少陵。其先代由原籍襄阳(今属湖北)迁居巩县(今河南巩义)。杜审言之孙。开元(唐玄宗年号,713~741)后期,举进士不第。漫游各地。公元744年(天宝三载),在洛阳与李白相识。后寓居长安近十年,未能有所施展,生活贫困,逐渐接近人民,对当时生活状况有较深的认识。及安禄山军临长安,曾被困城中半年,后逃至凤翔,竭见肃宗,官左拾遗。长安收复后,随肃宗还京,不久出为华州司功参军。旋弃官居秦州,未几,又移家成都,筑草堂于浣花溪上,世称“浣花草堂”。一度在剑南节度使严武幕中任参谋,武表为检校工部员外郎,故世称杜工部。晚年举家出蜀,病死湘江途中。其诗大胆揭露当时社会矛盾,对穷苦人民寄予深切同情,内容深刻。许多优秀作品,显示了唐代由盛转衰的历史过程,因被称为“诗史”。在艺术上,善于运用各种诗歌形式,尤长于律诗;风格多样,而以沉郁为主;语言精炼,具有高度的表达能力。继承《诗经》以来注重反映社会现实的优良文学传统,成为古代诗歌艺术的又一高峰,对后世影响巨大。杜甫是唐代最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宋以后被尊为“诗圣”,与李白并称“李杜”。存诗1400多首,有《杜工部集》。


相关文章推荐:
《桥陵诗三十韵因呈县内诸官》 | 《全唐诗》 | 五言排律 | 杜甫 | 少陵野老 | 杜审言 | 李白 | 诗史 | 诗经 | 诗圣 | 李白 | 杜工部集 |